通知公告
地方民族文化
劳动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大关打鼓草山歌
[作者:马仲全发布时间:2020-06-02 11:17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4期]

劳动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大关打鼓草山歌

马仲全

在2012年和2019年的《昆明史志》中,笔者先后发表了《大关独特婚俗——哭嫁歌》《滇东北民歌奇葩——大关地名谣》两篇拙文,分别对历史上流传于大关境内、并具有独特艺术表现形式的两种民歌——哭嫁歌和地名谣作了通俗的剖析,为读者展示了乌蒙山区劳动人民朴实的精神风貌。今天,笔者再借贵刊这一史志园地,向读者朋友们介绍曾经流传于大关民间与劳动生活密切相关的另一种口头说唱艺术——打鼓草山歌。

上世纪80年代前,在大关境内的木杆、高桥、吉利、寿山的一些乡村,曾经流传着一种与生产劳动紧密结合、寓教于乐的打鼓草山歌。据相关资料考证,打鼓草山歌是祖辈们很久以前“湖广填四川”时从楚地逐步传入金沙江、横江及关河流域,融合了川滇文化而形成的一种特殊民间曲艺形式。打鼓草的歌词和曲调具有明显的区别,演唱时很多字的发音方法还延续着楚地的风格,有一种特殊的韵味。这种一鼓作气、劳逸结合,用汗水浸泡出的打鼓草山歌一直在大关留存。

“打鼓草”的起源暂难稽考。据《辞海》释义,称“打鼓草”为“秧歌”。而秧歌则泛指一切田间唱的劳动歌曲。如“薅秧歌”“薅草歌”之类。因常用领唱形式有“号子”的特点,故亦称“秧号子”。清代人士李调之的《南越笔记》载:“农者每春时,妇子以数十计,往田插秧,一老槌下鼓,鼓声一通,群歌竞作,弥日不绝,谓之秧歌。”又《晃州厅志》所载:“农人边袂步于田中,以趾代锄且行拔,塍间击鼓为节,疾徐前却,颇以为戏。”说明“打鼓草”唱的歌曲,属于系以“号子”为特点的“秧歌”。相传,在古老的年代,朱提江畔居住着一对勤劳淳厚的年轻夫妇,夏锄时节,烈日炎炎,丈夫锄禾时久,扶锄瞌睡。妻子送饭时,见状心疼,便击鼓扬歌唱道:“我夫锄禾顶太阳,汗水长流湿衣裳。惟愿白云变成伞,为我郎君罩阴凉。”其夫听到歌声,奋起锄禾。从此,“打鼓草”便沿袭下来。

打鼓草山歌作为一种曾经普遍流传的民间曲艺形式,通常是盛夏时节劳动群众在田间地头薅草时演唱的一种曲艺形式。它起着协调动作、鼓舞干劲,指挥劳动、娱乐身心的作用。通常由一个“打鼓匠”站在薅草的群众面前,一边打鼓一边领唱,鼓声根据每一首歌词内容的不同来调整其节奏,但不管如何变化,鼓声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鼓点明快、节奏铿锵,便于指挥动作及节律。而其他的劳动者既是被指挥者,又是山歌的合唱者,他们在鼓点的催促下鼓足干劲、齐心协力而劳作。一些曲调只需一人领唱,众人应和,具有明显音乐装饰效果的尾音;有些曲调则需要他们轮唱,以此完成山歌反复吟唱而抒发浓烈情感的特殊效果。

打鼓匠一般由男性充当,并具有一定的指挥能力。所谓指挥能力,不仅指音乐指挥能力,还包括指挥众人劳动的能力。在鼓声的催促下,劳动者们总是你追我赶地向前推进,如果哪个人落后或者存心偷懒,打鼓匠就会专门在他后面打鼓催促,使其赶快追上队伍。如果效果不佳,打鼓匠还会即兴唱歌来奚落或者讽刺。如:

赶紧薅来赶紧薅,不要伸起蚂蟥腰。

别人看到不顺眼,主人看到好心焦。

打鼓匠又类似于监工,所以他与其他劳动者的关系很微妙。他既善于协调,又幽默风趣,还要有一定的生产知识和文化知识,不然那些脱口而出、朗朗上口,与大家生活紧密联系的歌词就编不出来,同时还要有威信服众,大家才听他的指挥。有时打鼓匠唱歌来奚落大家,大家也会一起想方设法编些歌来回击。比如“鼓儿两股索,套到儿脑壳,清早就套起,天黑才甩脱”。诸如此类的歌词就是明显地奚落打鼓匠的。在农村,叔嫂之间,表兄表弟与表嫂之间是允许开玩笑的,大家在演唱中,也会即兴编些歌来相互开开玩笑,有些玩笑甚至明显地属于荤段子,生活场景十分浓厚。通过以歌促兴,使大家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轻松愉快起来。

每年夏天薅锄秧苗时,只见鼓手头包白帕,颈别鼓槌,腰系围裙,邀约凑合劳动者,组成一袭“打鼓草”。一般二、三十人不等,男女都可参加。劳动中,鼓手只能敲鼓唱歌,不能亲自参加薅锄。但整个薅锄过程中,鼓手始终走在劳动队伍前面,催促监督。劳动工效不高而掉队落伍的人,鼓手便跟其后“咚咚”敲鼓不停,为其加油打气,直到赶上队伍。对那些薅锄质量不合要求、马虎应付,如薅“猫盖屎”、“口水车车”或不扯夹窝草者,则令其返工,并示以警告。鼓手虽不参加具体劳动但获得的报酬却比一般劳动者高出一倍。一个劳动者劳作一天的报酬值粮食8至10市斤,鼓手的报酬则为10至20市斤。

“打鼓草”开始前,鼓手率劳动队伍来到薅锄地块,先焚烧香蜡钱纸,敬祭“土地神”后,随即摆开劳动队形(“打鼓草”称之摆开“衣口”)排列成大雁飞行式,队伍的“龙头”和“龙尾”分别挑选身强力壮,且技能精湛的人员充任。意思是“龙头”在前面拖起走,“龙尾”在后面督促跟追,不使人掉队落后。其他劳动者在自愿组合,强弱劳动力基本搭配均匀。劳动中,劳力不强而薅不走的人,身边的强劳动力多少要帮助捎带一下,俗称“带环子”。

薅锄一开始,鼓手便激情诵念:孟子见到梁惠王,我与兄弟们办个交接和排场,交接排场办不到,众位兄弟别见笑。朝前看,老打鼓手甚多,退后瞧,年轻鼓手也不少。我一不算老打鼓,二不是少打鼓,小弟今年学打鼓。两根木棍,全靠帮衬;一根木棍,十根帮衬;不帮不衬,事情难成。升子盖碗,取方就圆,歌儿不熟,大家接着,歌儿不好,大家接到……

鼓手领唱“打鼓草”,歌词有雅有俗。歌词俗称“牌眼”,因时因事而异,并根据时间、地点和需要来发挥作用,反复领唱。由于鼓手对歌词很熟练,又常加以充实发挥,于是不断突破原来的范畴和框架。有的干脆避开书本来自编自唱,自演自导,临场发挥,即兴即情脱口而出,出口成歌。其歌词分类为“敬土地”“清早歌”“迎太阳”“烟歌”“花歌”“古人歌”“风流歌”和“送太阳”等等。其内容主要是历史典故、神话传说、男女情歌和烟茶饭菜、劳动等日常生活。如薅草开始,鼓手先唱“敬土地”,歌词是:

祈祷神灵敬天神,敬奉土地得知闻。

放牛之人顶敬你,岁岁青草遍地生。

薅草之人顶敬你,年年五谷好丰登。

打鼓之人顶敬你,鼓儿咚咚响沉沉。

唱歌之人顶敬你,石头滚来不沾身。

清晨太阳冉冉升,露珠滢滢气清新。

清晨气温凉爽宜人,充满活力,鼓手则带领大家多唱“四开门”“迎太阳”等歌词。歌曰:

清早上工雾沉沉,看见树桩像个人;

抱着树桩亲个嘴,你说笑人不笑人。

《迎太阳》:

南方雾沉沉,北方现朵云;

东方天发白,太阳往西行。

太阳像团火,借帽不还我;

快把草帽戴,太阳晒死我。

“打鼓草”一日三餐,早饭、午饭、晚饭由主人家按时供应。中午时分,烈日当空,炎热难受,特别大家肚子饥饿时,要求进餐充饥解渴,鼓手则领唱“吃饭歌”。吃了早饭或午饭后,还要放“两排稍”(休息),人们一边在树下乘凉休息,一边吸烟。所以“放稍”前后,鼓手要领唱“烟歌”:

薅草手又软,唱歌口又酸,

大伙商量好,好烟烧一杆。

烟是大荷烟,出产四川边,

烟尖鱼儿吃,脚叶装客边。

烟杆竹筒筒,生在竹林中;

两头锯断了,叭得烟子冲。

吃了烟又薅,烟杆插身腰,

烟杆紧紧插,加劲把草薅。

吃了烟来抓紧薅,情妹送的烟荷包;

荷包包烟烟不碎,叶子包烟烟要焦。

赶紧薅来加劲薅,不要伸起蚂蟥腰;

别人见了说闲话,主人见了心头焦。

夕阳西下,白鸟归巢,全天的打鼓草高潮已去,接近尾声。临近收工时,鼓手领唱“送太阳”。太阳落山后,夜幕降临,鼓手领唱“收工歌”,以示整天的劳作结束。

打鼓草山歌作为一种在民间流传的民歌,首先是因为其歌的音乐是在田间集体劳动的特定场合形成的。大关县木杆、吉利、寿山、高桥等地的打鼓草山歌调子很多,通常有长短调、四平调、弯弯调、白花调等;演唱形式按早、午、晚饭和歇气(休息)的固定形式进行。打鼓草山歌来自山间乡民所创,歌词多采用七言或五言形式的半格律化民歌体,偶尔间杂言于其中,形成参差句式,语言上讲究押韵和谐,朗朗上口,而且反映的生活内容非常广泛,涉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其内容有天文地理、历史风俗、人情世故、婚丧嫁娶,具有丰富的知识性和趣味性。

反映季节变化以及相应民俗民风的内容在打鼓草山歌里占有很大比例。大家知道,时光是由年、月、日这样的单位计算而来的,而这些时间单位在山歌里也就成为民间故事的主要素材,所以很多山歌便以一天之内的12个时辰、一个月的每一天或一年的12个月的变化来组织材料进行歌唱。比如对于一天里时间的变化以及与之相关的生活内容的描绘,在一支叫《五更鸡翅》的曲子里就叙述得相当细致,它对我们了解旧时代女性早上起床穿戴的过程及内容都具有研究价值,同时对女性心理的描绘也很有文学性。歌曰:

龙尾金鸡把翅摇,娇儿睡得好逍遥。

摸娇一把娇不醒,娇儿得了瞌睡痨。

一更金鸡叫排排,娇儿房中才起来。

身上穿件红花袄,脚下穿双绣花鞋。

二更金鸡叫咯咯,娇儿房中包裹脚。

左脚靠在右脚上,娇儿包个尖尖脚。

三更鸡叫直点头,娇儿房中巧梳头。

左梳右绾龙盘踞,右梳左绾茶花楼。

盘龙踞来茶花楼,梳个燕尾吊后头。

四更鸡鸣叫喳喳,娇儿房中巧戴花。

左边戴片灵芝草,右边戴朵牡丹花。

清早起来把门开,一股凉风吹进来。

这股凉风吹得怪,恰恰吹进奴心怀。

清早门前雾沉沉,望见树桩像个人。

抱着树桩亲个嘴,过后想起好笑人。

走进院子去喂鸡,口含白米哭兮兮。

问你公鸡哭啥子,一瓢开水烫毛衣。

清晨早起去放牛,口含青草眼泪流。

问你牛儿哭啥子,犁头耙子在后头。

对一个月里,以“天”为单位的时间,也构成了打鼓草山歌的一种歌唱方式,他们这样一天天地累积起来反复不断地歌唱,尽情抒发委婉细致的感情,或者是爱情或者是悲情。下面这首《望郎歌》就顺着初一、初二、初三……的时间顺序,细腻地抒发了一个年轻男子在得病去世的过程中,妻子如何尽心照顾他以及死后丧事的办理过程,从而真实反映出民间的丧葬习俗和生离死别之情。歌曰:

初一早上去望郎,问声郎君可安康。

积劳成疾身患病,迫使郎君躺牙床。

双手把郎来扶起,手忙脚乱心好慌。

白天行动难迈步,晚间侧卧好凄凉。

初二早上去问郎,郎君病躺在牙床。

双手推开红罗帐,问声郎君凉不凉。

东方求药药不灵,西方问神神不张。

药不听来神不灵,害得奴家好心伤。

初三早上去问郎,问声郎君吃哪样。

山珍美味郎不想,只想白米来熬汤。

前门走到后门转,奴家淘米熬汤忙。

白饭不吃喝口汤,免得奴家费心肠。

初四早上去问郎,问声郎君吃哪样。

山珍美味郎不想,只想山鸡来熬汤。

手拿火枪上山去,左山走到右山岗。

打只山鸡回家转,免得奴家费心肠。

初六早上去问郎,问声小郎什么尝。

珍珠美味郎不想,只想仙鹤来熬汤。

手拿火枪上山去,上山走到下山转。

上山走到下山转,打对仙鹤转回家。

仙鹤不吃喝口汤,免得奴家费心肠。

初七早上去求签,神皇庙前忙忙走。

神皇庙内忙忙走,卦中不保奴的郎。

初八早上郎去世,一家大小泪汪汪。

守了七天并七夜,不见我郎应一声。

如要我郎重相会,除非南柯梦一场。

这回我来看了郎,棺材装了不见郎。

初九早上请道士,道士先生进了屋。

锣鼓打得闹喧天,先生开路我开声。

我郎一生了完毕,儿女困难谁可怜。

无人管来无人救,又如孤雁失了群。

初十早上去看他,东山走到西山转。

南山走到北山回,四面山上都看尽。

急忙走到紫金山,下山走到上山转。

上山走到下山转,紫金山上好埋郎。

十一早上去别灵,半夜三更要别灵。

一别家龛与佛主,二别三代老亡灵。

三别一家灶王主,四别土地与坛神。

五别水府二门神,六别一家儿和女。

七别诸亲与六成,八别邻里熬更夜。

九别先生建亡魂,十别家亲送一程。

今晚陪郎宿一夜,明日送郎到山林。

饭一碗来酒一盅,送郎筋骨到井中。

再劝酒来再劝酒,要得相逢梦一场。

十二早上去打井,手拿锄头忙忙走。

为了我郎来劳累,把郎送到金井旁。

打得金井三尺深,我郎睡起好翻身。

十三早上砍抬杠,紫金山上树林转。

林中寻得白杨树,砍回一对来抬郎。

十四早上去发丧,一双儿女泪汪汪。

诸亲六戚来抬丧,见我郎来棺内装。

无限功劳恩难报,炉内烧起一炷香。

但愿菩萨来引路,逍遥快乐往西方。

前面走来儿和女,后面抬的少年郎。

十五早上去垒坟,一双儿女灵前跪。

十指尖尖撕钱纸,一对蜡烛三炷香。

坟前栽根芭蕉树,坟后栽根望郎回。

哪个砍到坟山树,望郎官司打得成。

蒿枝关了门,路上无行人。

要得人行路,鬼都打死人。

岩上一根藤,藤上吊铜铃。

风吹铜铃响,惊动一弯人。

铜铃响,响铜铃,放下花鼓转回程。

打鼓草山歌的内容很多,它紧密联系当地人民的生活情景进行歌唱。比如一首叫《宋子皇帝坐北京》的曲子,一开头用比兴手法来唱,从“烟”自然过渡到“五谷”“衣襟”,然后切入歌唱的主题到与人们生活紧紧相连的“酒”。歌曰:

宋子皇帝坐北京,一十二岁把烟兴。

打鼓就从唐朝起,吃烟就从宋朝兴。

神农皇帝治五谷,轩辕黄帝治衣襟。

黄狗仙犬带种子,保佑凡间世上人。

糠米拿来煮醇酒,白米拿来把饭蒸。

正月二月忙撒种,三月四月开秧门。

五月六月谷扬花,七月八月收庄稼。

村子门前开磨坊,吾家房后开碾房。

南京请过玲珑女,北京请过巧姑娘。

不用挑花和绣朵,打个糍粑给你尝。

香甜米酒赛杜康,杜康造酒有良方。

杜康造下神仙酒,美酒香飘十里庄。

与所有民歌一样,打鼓草山歌还有一个永久的主题,那就是歌唱爱情,其中有很多表现男女青年相恋、相思的炽烈情歌。这些情歌具有山野乡村的淳朴幽默,又有年轻人的热烈浪漫。比如《思茅草儿开白花》唱道:

思茅草儿开白花,闲来无事会冤家。

我朝冤家门前过,关门闭户不在家。

捡颗彩石门上画,门上画起二朵花。

左边画的灵芝草,右边画的牡丹花。

冤家开门抬头看,门的两边都是花。

此花不是别人画,定是情哥会冤家。

一不东家去喝酒,二不西家去喝茶。

门神老倌二菩萨,何不给我留在家。

不看门神神道大,两爪撕来甩逑它。

门神出在山神庙,三十晚上到你家。

《说起探花好伤情》:

傍晚出门夜降临,说起探花好伤情。

探花小郎情难断,半夜三更路上行。

前面野兽一大群,后面鬼火亮晶晶。

情哥忙把咒语念,吓得鬼火不见影。

三步并作两步走,不觉走到大朝门。

腰中取出刀一把,撬开娇儿两扇门。

轻轻摸着门闩响,娇儿房中骂几声。

哪里来的漂流子,深夜骚扰奴家人。

小情妹来房中人,你在房中听分明。

一来不是漂流子,二来不扰奴家人。

我是对面王书生,说起探花就起身。

披星戴月就走起,走到冤家关了门。

小情哥来门外人,你在门外听分明。

奴家爹妈管得紧,奴的丈夫已成人。

房内地下撒灰尘,罗纹帐竿拴铜铃。

上床又怕铜铃响,下床又怕留脚印。

小情妹来房中人,你在房中听分明。

不怕爹妈管得紧,不怕丈夫已成人。

房屋地下放木板,四两棉花绑铜铃。

上床不怕铜铃响,下床不怕留脚印。

小情哥来门外人,你在门外听分明。

我是河中波浪水,哪个敢在滩上行。

小情妹来房中人,你在房中听分明。

这些礼物我办到,花钱不过二两银。

天上明月是镜子,云中桫椤伞一根。

老龙皮子麻四两,鲤鱼抽筋线半斤。

王母娘娘做媒证,金童玉女我二人。

参考文献:

1.《大关县文史》第五辑,大关县政协2005年2月编印。

2.《昭通文史资料》第十一辑,昭通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13年2月编印。

3.《盐津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12月第一版。

〔作者单位:大关县史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