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区域史
走进黄埔军校的云南讲武堂师生
[作者:龚 常发布时间:2020-06-01 11:20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4期]

走进黄埔军校的云南讲武堂师生

龚 常

上世纪20年代从云南陆军讲武堂中陆续走出了一批师生,进入黄埔军校任教,使这两所近代著名的军事院校的关系更加紧密。

一、军事名校——云南讲武堂

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和原苏联顾问的帮助下,决定在广州黄埔长洲岛创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简称黄埔军校),以培养革命的军事骨干。创办黄埔军校需要大批教官,孙中山想到了云南讲武堂和保定军校,特别邀请这两校协助办学。当时国内还创办过南洋(设于南京)、江西、东三省(设于辽宁)、湖南等陆军讲武堂。

为什么孙先生等人特别看重地处偏僻的云南讲武堂呢?因为云南讲武堂的牌子不是炒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它经过了急风暴雨的政治考验,它经过了炮火硝烟的战争检验。历经辛亥革命、护国首义及靖国护法战争的云南陆军讲武堂,民主革命思想和爱国主义精神,已形成了一种光荣传统;在历次战争中这所军校师生中涌现了许多杰出的指挥员,他们指挥的滇军能征善战。这两点又证实了云南陆军讲武堂办学的路子正确,教学经验丰富,该校的教官自然也是优秀人才。

后来的历史也证明了,从云南讲武堂走进黄埔军校的教官们大多把民主革命思想、爱国主义传统和从严治校的作风以及过硬的军事技术都带进了黄埔军校。

从黄埔军校创办之初到若干年后,云南陆军讲武堂的师生陆续进入黄埔军校任职的人有多少?至今还找不到系统的统计数字,更难说清这些人的姓氏经历。随着近年社会对历史的关注,人们开始知道叶剑英元帅是云南讲武堂第十二期毕业生,之后任黄埔军校教授部副主任。朝鲜的崔庸健委员长也和叶帅走的是一条路径,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担任黄埔军校教官。对更多的来自云南讲武堂的黄埔军校教官的来龙去脉,许多人,包括某些文史爱好者,都知之不多。或只知其姓名,不知其有声有色的事迹和归宿,这些未解之谜吊起了不少人的胃口,也燃起了笔者的兴趣。为弄清这些潜藏的历史,循着一些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多次进入死胡同,耗时多日,终于把少许散落的珍珠串到了一起,特公之于众,以期让更多有心人继续寻觅。

黄埔军校造就了中国现代史上一大批声名显赫的政治巨人和骁勇善战的军事将领。军校的这些同学加同事,师生加同事,起步走的途径虽然大体相似,由于这所军校是国共合作的产物,所以后来半个多世纪两党的合作与分裂不仅演绎了黄埔军人的戎马倥偬沉浮荣辱,他们的传奇经历和军政生涯更是同中华民族的兴衰、中国社会的变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他们的经历中我们看到这些昔日的同学、同事不得不重新站队:有的继续并肩战斗,有的分道扬镳,成为了你死我活的仇敌,有的成了人民英雄,有的成了历史的罪人,也有的迷途知返,最后找到了光明。

二、讲武堂的四大科长在黄埔

关于云南讲武堂师生进入黄埔军校任教的这段历史,在史学界是公认的,然而,这些师生各自是怎么进入黄埔军校的却有不同说法。

据云南省图书馆所存手抄稿本《云南军事学校教育史略》(作者乐铭新)一书载,1924年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时,新式教官甚为缺乏,被任命为黄埔军校校长的蒋介石根据孙中山的指示给云南来电,调云南讲武堂四大兵科科长去黄埔军校担任要职。结果是云南讲武堂的炮兵科科长王柏龄、工兵科科长帅科长帅崇兴、步兵科科长刘耀扬、骑兵科科长林振雄及部分云南讲武堂毕业生进入黄埔军校,协助创办黄埔军校。

另一说法是:1924年云南省政府,接到一份电报,特邀云南陆军讲武堂协助办学,并商调云南讲武堂两大兵科主要教官:工兵科科长帅崇兴、步兵科科长刘耀扬到黄埔军校任教,署名为正在筹建黄埔军校的筹委会委员长蒋介石。

云南省省长唐继尧一贯重视讲武堂的建设,此时正是唐继尧二次回滇主政不久,对军事人才份外重视。对方要调的这两位科长,是讲武堂的主要军事教官。不久前炮兵科科长王柏龄和骑兵科科长林振雄已被广州要走,讲武堂已感师资不足,唐继尧实在不乐意协助,但是他明白,这不仅仅是应付当时并不显赫的蒋介石,这是孙中山先生的指示,所以只能忍痛割爱。

近年有史学研究者,曾向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的负责任人咨询有关1924年创办黄埔军校时,蒋介石是否曾根据孙中山的指示给云南来电,调云南讲武堂四大兵科科长去黄埔军校任职之事。对方回答说:此事他们曾听说过,也在一些媒体上看到过这种说法,但是从来没见过电文。又说:很多讲武堂师生进入黄埔军校任教却是不争的事实。

笔者认为,上述说法都肯定了很多讲武堂师生进入黄埔军校任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对具体的人,何时去,怎么去有分歧,对这些分歧还有待于不断深入研究,发现新的原始资料。例如一些史料云:原云南讲武堂的四位兵科科长兼主要教官到黄埔后,“都被委以重任”,笔者就无法苟同,如果说“被分别委任”,可能更为恰当。有《黄埔军校知名教职工录》为据。录中介绍了王柏龄是黄埔军校教授部主任、领少将衔,军校第三届特别党部执委会组织委员;林振雄为筹建委员会委员、管理部主任,后领少将衔;帅崇兴任主任教官中队长。其中却对刘耀扬只字未提,据另外的资料,此人后来还是“被委以重任”了,“后升任管理部主任”。

为什么同时来自云南讲武堂的同级科长,到黄埔后有的得到明显提升,有的“原地踏步”,有的甚至有所下降呢?

蒋介石用人,素有任人唯亲的倾向。原来王柏龄与蒋介石关系非同一般。

花天酒地的常败将军

王柏龄生于1889年,字茂如,江苏江都县人。曾在保定陆军速成学堂与蒋介石同学,且同学炮科。两人又一道被保送日本东京振武学校深造,一道在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两人趣味相投,交情甚深。辛亥革命爆发后两人回国。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后,王柏龄亡命日本,入士官学校中国学生队。

1916年5月,蒋介石任中华革命党东北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王柏龄任参谋,两人开始密切合作。之后王柏龄应唐继尧之邀到云南陆军讲武堂任炮兵科科长、高级教官。1923年,蒋介石先后任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参谋长和行营参谋长后,电邀王柏龄到广州,任大元帅府行营高参。

1924年1月,蒋介石被任命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他立即拉拢了许多东京振武学校和保定军校的同学、校友来黄埔执教。这些人都被蒋介石倚为骨干。据统计:自1924年5月创校,至1926年初,出身日本士官学校者,多任军校中的高级职务;出身保定军校者,大部属校级军官;出身云南讲武堂者,多为尉级干部。就总人数而论,黄埔军校教官以云南讲武堂出身者为多。据王柏龄在《黄埔军校创始之回忆》一书中说:云南讲武堂出身者占百分之六十,保定军校出身者占百分之二十。也许是云南讲武堂中蒋介石的同学太少,故而受歧视。

王柏龄是蒋介石在黄埔军校依为心腹股肱的头号人物。但他对教学兴趣不大,不务正业,却不负“花城”(广州别称)之名,四处寻花问柳,后来“赢”得了“梅毒将军”之名。却苦了蒋校长,每每有事总找不着他。王柏龄如此表现,出自什么原因,难以猜测,其实他的蒋兄对待革命工作又何尝能为人楷模?蒋介石在刚受命筹备军校后,因故不满,突然辞职返家乡奉化,几经劝说,至4月间才返回,几致军校流产。此时蒋介石虽然对老同学不满,却仍然庇护着他。

1925年1月,陈炯明进攻广州,何应钦率领教导第一团主攻淡水城,王柏龄率二团作预备队。何部打得十分勇猛,攻下了县城。二团与增援之敌一接触,立即败退。另有史料说,王柏龄临阵脱逃。蒋介石看出王柏龄不能领兵打仗。唐继尧错爱了王柏龄,蒋介石也错爱了王柏龄,王柏龄丢尽了云南讲武堂的脸,当然他只是教官中的一个败类,其他教官并不如此。孙中山曾号召全体师生:“舍身成仁”,不“贪生畏死”。并批准将“升官发财行往他处 贪生畏死勿入斯门”的对联贴在军校大门上。可惜蒋校长和王教育长都没当回事:一个不管,一个不改。尽管王氏“贪生畏死”,但是在蒋介石眼中他毕竟是“自己兄弟”,照样让他升官发财,照样让他领兵打仗。之后王柏龄升任军校教导师中将师长,继之又升为副军长。在南昌战役中王又因指挥失误战败,终于被撤了职。还有说法是,王将军再次临阵脱逃。此说如属实,也许该掉脑袋。

令人不解的是一年后常败将军再次被起用,任长江要塞司令。原来他虽然不能打战却有特殊“贡献”,他助蒋介石制造了“中山舰事件”,打击共产党人。1928年3月,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成立,这位不能打仗的将军又重执教鞭,任教授部主任。

不知何故(也许是对不能打仗的将军,学生也不愿听他的空谈阔论),王柏龄的教鞭尚未握热,又于11月被调江苏省建设厅任厅长,从此与军事不再沾边。1929年3月后,王柏龄当选为国民党的若干种委员会委员。虽然王柏龄被冷落,1936年7月,国民政府颁发的“国民革命军北伐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蒋老兄还是照样发他一枚。 退出军界的王柏龄因失去实权,产生了失落感,为寻找精神寄托,而皈依佛教。为行善与赎罪,他为云南的佛教事业做了一些好事。1942年8月王柏龄在成都病逝,终年53岁。

林将军为何出局

另一位进入黄埔军校任要职的教官林振雄,其职务次于王柏龄,他是黄埔军校筹委会委员之一。他之所以得宠也因为与蒋介石有些老关系。

林振雄生于1888年,祖籍广东兴宁县,定居惠州。1906~1908年在虎门讲武堂和河北保定军官学校学习。1909~1910年在日本士官学校深造。他也是能与蒋介石同学的幸运者,也和蒋介石一样在留学期间参加了同盟会。

辛亥革命期间率部属响应孙中山号召起义反正。1912年1月任南京临时政府下属团长。1916~1921年在云南讲武堂任骑兵科长、讲武堂教官。之后任粤军海军处长、虎门要塞司令。1924年1月参加筹建黄埔军校,任管理部主任。林振雄到黄埔后为什么官职总比不过王柏龄,而且最后被排挤出局呢?既不是无能,也不是工作消极。当年他虽与蒋介石同学,因为他为人正派、耿直,未成为蒋的知己,所以归国后,他没有投奔得势的老同学,1922年他离开云南讲武堂,进粤军任职,他参与筹建黄埔军校,是否是蒋介石推荐无史料记载,当时紧缺教官,可以说是否有蒋拉他,他都是首选人才。

林振雄既善于领兵上战场,也擅长教书育人。1925年林振雄率军校学生军参加第二次东征,攻克惠州有功,调任东江警备司令。1926~1927年他奉命赴日本,任留日学生监督,并在日本军事大学深造。1928年重回黄埔军校任教育长。为提高教学质量,林振雄结合实战,总结教学经验,并吸取日本的新理论编写成受师生好评的教材《射击教范》4册。1929年12月林振雄再次出任东江警备司令,四年来他的职务,兜了个圈子又回到老地方。他没有在意个人升迁,在任内除做好例行公事外,还做了一些修路之类的好事。1932年后,历任国民政府参谋本部高级参谋、中央军法总监兼任南京国防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1936年林振雄被授中将衔,而他在1926即任少将。为什么他的官升不快?林氏对官场的腐败一向反感,例如,他曾奉命调查一起少将与上校贪污舞弊案。他不苟徇私,不畏权贵,如实上报,经批准将贪污犯枪决。为此得罪了权贵,因而不容于当权者,于1937年他返惠闲居。闲居期间他撰写了《蒋介石之失败》一书,揭露蒋氏的专制独裁。

解放前夕,国民党驻惠州城的军队仓惶逃窜,惠州无人管理。林振雄主动组织“惠州维持会”,日夜巡逻,维护社会秩序,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同时派人与中共联系顺利接管了惠州。

1954年后,林振雄当选为惠阳县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委员。之后创办惠州华侨中学并任董事长,为发展教育事业、培养人才作出了贡献。1964年林振雄病故。

未被重用的帅崇兴与刘耀扬

帅崇兴与刘耀扬两人原在云南讲武堂任科长,可是《黄埔军校知名教职工录》中对刘耀扬只字未提,不知此人被用于何处。另有资料讲,他后来还是“被委以重任”了,“后升任管理部主任”。然而对此人的履历却未曾提及,不知此说是否可靠。帅崇兴之职,不算“重任”,只是任主任教官中队长。在云南讲武堂这四位科长并列,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到黄埔后这两位没有靠山的被区别对待了。因为职务低微,所以他们之后的历史,也就难见于经传了。帅崇兴毕竟任了个较低的职务,所以也留下了与之相称的较短的档案材料。

帅崇兴(字孌卿1890~?)兵学教官,云南昆明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二期工兵科毕业。历任黄埔军校教授部少校兵学教官。第四、五期第一大队中队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务局上校科长,杭州警备司令部参谋长。1930年任南京中央军校教育处主任教官,1938年升任少将教育处长,中央军校第三分校教育长。

帅崇兴终身执教,其仕途升迁虽然不快,毕竟还算顺利,最后与将军沾上了边。1946年7月,也许是他不乐意打内战,而退役闲居。

其子帅熙所写的《忆先父黄埔教官帅崇兴》,帅崇兴出生时间为1888年。帅氏幼年家境贫寒,排行第三,为谋生曾当过学徒,之后上私塾。因学习刻苦努力,被录取到日本士官学校公费留学。后来携家眷返回云南,在黄埔军校云南第五分校任教,地址即原讲武堂内。

三、在黄埔任教的讲武堂学生

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的产物,所以从云南讲武堂进入黄埔军校任教者也有不同党派、不同政治倾向的人。有史料说:徐成章、严凤仪、杨宁、叶剑英和崔庸健等5名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生,都是由中共所派一同进入黄埔任教的。其实当时有多种情况,有直接由中共派进去的教官,还有后来在中共的影响下,投身革命,成为红色教官的,他们进校的时间也有前后不同。

从云南讲武堂走出的元帅叶剑英

大家熟知的叶剑英元帅生于1897年,广东梅县人。1917年他从马来西亚回国,原名叶伟宜,字沧白,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后改名叶剑英,其意是“及时练剑壮胆,成为报效祖国的英雄豪杰”。1924年叶剑英执教黄埔军校,在此期间,接触了共产党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叶剑英凭着自己的聪明才干,和精湛的军事技术,培养了国共两党一大批将帅之才,被破格提升为教授部主任。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与张太雷等共产党人领导了著名的“广州起义”。因足智多谋,历任红军总参谋长,八路军总参谋长等职,被称为“叶参座”。全国解放后被授予元帅军衔,历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职务。1976年10月在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86年病逝。

为中朝革命立下大功的崔庸健

崔庸健(1900~1976),又名崔石泉,朝鲜人。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许多爱国者流亡到中国,一些人进入中国军校,云南讲武堂接纳了数十名朝鲜青年。崔庸健是云南讲武堂十七期学员,求学期间,就追求进步。毕业后,他进入黄埔军校任教导团教官,参加了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广州起义时,崔庸健任黄埔特务营第二连连长。之后参加过中共领导的花县起义、海陆丰起义,曾任中共特别支部局书记。他和周保中不愧出自云南讲武堂,两位校友并肩,领导东北抗日联军用巧妙机动的游击战术粉碎了日伪军的多次“大讨伐”。

抗战胜利朝鲜复国后归国。后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朝鲜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

参加过长征的外籍指挥官

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同学录中,人们但知第十六期炮兵科中有一位杨宁,其实他是来自朝鲜的金勋,因当时教官中有日本人,所以朝鲜籍学生都用中国姓氏入学。金勋生于190l年,因从事反日救国活动被通缉而流亡中国,1921年,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十六期炮兵科。在校期间他既重视学习军事技术,又和其他朝鲜革命者秘密研究马克思主义。他因成绩优异,多次受到教务长赞扬。1924年杨宁到黄埔军校任集训部(一说为“学生总队”)教官、上尉队长等职。他参加东征和平定滇桂军叛乱,英勇善战,累立战功,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杨宁被派赴苏联军校学习。

1930~1932年,杨宁历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等职,为东北抗日武装斗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1932年杨宁到江西中央苏区工作,改名毕士悌。之后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先后任中央军委干部团参谋长、师参谋长。在完成掩护大军渡过黄河的任务中,毕士悌不幸阵亡,时年36岁。

为廖仲恺器重的严凤仪

严凤仪生于1893年,原名严銮海,海南琼海人。1921年考进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十一期步兵科,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思想激进。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4月考入黄埔军校(也有说“调入”的),先后任上尉教官、学校教练部及学生第四队副队长。他充分运用在云南讲武堂学得的军事知识,对学生进行系统的传授,深受军校党代表廖仲恺的器重。历任国民党特别区党部第一届执监委员会委员、军校教导团营长。1925年后两次率学生军参与广东革命政府东征。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1928年后在海南、南洋从事革命活动。1931年4月,中共广东省委各机关先后被敌人破坏,5月严凤仪被捕后遇害。

探寻革命道路的曹万春

曹万春生于1882年,海南琼海人,年少时即反抗封建势力、追求进步,慕云南讲武堂之名来到昆明,于1919年考入云南讲武堂十五期工兵科学习。1922年到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参谋部副官,1924年入黄埔军校任职,接触了共产主义思想,结识了共产党人,成为红色教官,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奉党组织之命到上海从事革命活动,1926年在 “五卅”惨案中,牺牲在英国巡捕的枪口下。

优秀参谋符昭谦

符昭谦参加过民主革命、打过日本人,但他的大半生都是为国民党卖命,不过最后选择了光明道路。符昭谦生于1901年,海南文昌人,字孟腾。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十二期、陆军大学正则班第九期毕业生。在黄埔军校任第一期区队长。1925年率学生军东征时任独立团营附、连长,因作战机智、勇敢,后升为第2师团部参谋长、第1军交通处处长。因符昭谦足智多谋,而深得各级长官青睐,所以之后几乎是“参谋”到底。符昭谦历任师参谋处处长、团长、军参谋处处长、军参谋长、第14集团军参谋长、第93军副军长、江西军管区参谋长、甘肃军管区参谋长等职。符参谋在甘肃刚交上当司令的好运,任第3兵团副司令官兼武装警备司令不久,蒋家王朝气数已尽。1949年9月符昭谦参加起义,被派解放军军事学院重新执教。1952年转业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1968年9月病逝于北京。

此外从云南讲武堂来黄埔军校任教的教官还有徐成章、曹石泉、郑兰鹤、陈哲、叶佩高等人,因篇幅所限其经历从略。

参考文献:

1.《共产党人与黄埔军校》广东省委党校曾庆榴教授著 广州出版社出版。

2.《云南军事学校教育史略》云南省图书馆存手抄稿本。

3.《云南陆军讲武堂》(内部资料)云南陆军讲武堂文物保护管理所 张文清 康世明 编。

4.《黄埔军校知名教职工录》中国八一网 《八一军事论坛·军政人物》。

5.《崖史志·历史名人》:《黄埔军校的教官》。

6.《南国都市报》海南新闻网。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