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地方民族文化
昆明在走向世界 世界在走向昆明 ——昆明七十年的大发展超越了我的旅游梦
[作者:市志办管理员发布时间:2019-11-14 14:12来源:昆明市志信息网]

昆明在走向世界 世界在走向昆明

——昆明七十年的大发展超越了我的旅游梦

张 俊

改革开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年来最辉煌的时期,是共和国这部交响乐的华彩乐章!

今天云南已是全国著名的旅游文化大省,旅游这个“无烟工业”已成为我省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昆明在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道路上已初见成效。云南从缓慢的绿皮火车,到时速两百公里的高速铁路,从设备简陋的招待所,到格调精致的高端酒店,从鲜有人问津的旅游景区,到人群熙熙攘攘的热门景点……旅游从曾经遥不可及的奢侈享受,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一种不可或缺的需求。

我从小迷恋于昆明的山山水水,渴望像大旅行家徐霞客一样,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今天令我欣慰的是,少年时代的“旅游梦”,托建国70年之福,托改革开放之福,托昆明蓬勃发展之福,现已梦想成真,且现实超越了美梦。令我欣慰的还有,目睹历史文化厚重的云南,壮丽的风光,绚丽的民族风情,繁花似锦的春城,吸引来了无数五洲四海的佳宾,同时钱包逐渐凸起来的昆明人也大量地涌向五洲四海成为贵宾。

没有旅游的年代

年轻的朋友们如果知道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初期的昆明、云南和整个国家的状况,就会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年做“旅游梦”多么不合时宜。

首先,从交通来讲,在那段漫长的历史时期,全国的铁路不多,云南就更加闭塞了。1966年贵昆铁路通车前,云南省内外的长途运输,主要靠的是汽车。所以早年“云南十八怪”中有“火车不通国内通国外”的说法。直至80年代末,云南人到省外,买火车坐票都比较困难,想买卧铺票,半夜里去排队还不一定有希望。偏居西南边陲的云南,要去省外,不管往东,还是朝北,都十分遥远。

其次,那时期建国时间不长,整个国家都比较贫困,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都很低,多数人的工资收入只能基本保障日常的吃穿用。政府提倡艰苦朴素,不可能发展旅游业,也没有多少人有闲钱余款长途旅行。

那时期,人们的工作十分紧张、繁忙,每周休息一天,还经常因突击性劳动而加班加点。过春节也只有短短的三天假,人们呆在家里补瞌睡、忙家务还顾不过来。

还有,那时期,在中国的词汇里,几乎没有“旅游”的说法,认为这是旧社会剥削阶级游手好闲的生活方式。所以政府也很少投入资金开发、兴建旅游景区与设施。人们要游山玩水只能借到外地出公差的机会,偷偷摸摸、匆匆忙忙地顺便玩一下。如果没有这种机会,又希望旅游,只有借口外地的亲戚生病,向单位领导请探视假。

那年月在中华大地上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都难于产生“旅游梦”。在我和很多昆明人心目中旅游似乎已成了古人的怪癖,成了现代“老外”的专利。

改革开放方便昆明人走出了家乡

1978年,改革开放的新纪元开始了。在短暂的时间里中国就走上了国强民富之路。1986年,带薪年休假奇迹般地在中国实现了。我激动万分地说服了妻子,抓住大好时机过把旅游瘾。我的亲舅舅在山东工作,十分关心我们全家,我早已萌生去探望他老人家的愿望,探亲,正好是出远门无可非议的理由。改革开放初期,在部分地方,“旅游”在人们观念中仍缺乏合法性。为了“名正言顺”,我向单位告假不敢把“旅游”亮出来,只敢提“探亲”两字。

我们婚后十年,任凭工资长,依然把富日子当穷日子过,为的就是等待着得到放飞的这一天。这次出省我们决心放开手“奢侈”一回,迈开脚潇洒一回!

我们兴致勃勃地登上东去的列车,在汽笛声中告别故乡,驶向人间天堂杭州。

说“潇洒”,那硬座车厢上,怎么“潇洒”得起来?改革开放之初,云南只有沪昆铁路和成昆铁路两条干线可以出省,所以那拥挤的车厢令我终身难忘!不少乘客没有座位,实在站不住就席地而坐,列车员送水、卖食品的小车,要走完一节车厢,常常半小时都不够。夜幕降临,特别是夜深人静时,白天没座位的人此时都卧倒了。硬座车厢往哪里卧?首先是占领座位下的空间,然后是除卫生间外的所有地皮。旅客们随便铺上一张报纸,或是一个米口袋,一个挨一个躺下。我似一只弯虾般卷曲着躺在坐位下,有时刚入睡,头又被晃动的车厢撞醒。最考人的是起夜,内急把我憋醒了,可是上卫生间,车厢地板上被人的身体覆盖得几乎是难以“见缝插针”。我小心加小心还是几次踩到了人的衣服上,幸好多数人睡得像长眠一样,毫无反应,有的只是挪动一下,照睡不误。只有一个特敏感的胖人,揉揉眼开口就骂,我赶忙又作揖,又敬礼地道歉,他大概看清了身旁的恶劣环境,叹口气,才息了怒。

列车上乘客虽多,却没见到像我这样携妻带子去旅游的人。乘客们绝大多数是出公差,探亲属。

我们飘飘然然攀登黄山、荡舟西湖、漫游姑苏……直奔北京。在天坛公园石坊前,当我即将按下快门之际,一家老外突然闯入镜头。本应避让,我突发奇想,没有避让,立即“捕捉”。真妙,这幅彩色照片极大地满足了我的民族自尊心!看吧,我妻子牵着儿子与老外的一家子被定格于同一画面,成了有特殊意义的史料,它标志着在中华大地上,旅游已不再是老外的“专利”了!

之后,我又每隔几年到各地走走,直到省内的广大铁路、大丽铁路、昆玉河铁路等相继建成通车,昆明的航班线路不断增加后,铁路客运才有了较明显的缓解。2016年,沪昆高铁和云桂铁路两条客运专线开通后,乘火车远行,变成了十分爽意的事。近年我分别乘火车到广东、广西出游,仅提前1~2天就轻轻松松地拿到了下铺卧票。喜好参观“考察”的我,在列车上参观了几节车厢,发现很多车厢上都常常出现多个空铺,有一节卧铺车厢,几乎是全部空着。我也买过即时的短途硬座票,每次都能买到坐号。但见,车厢内,不但人人有座位,有时还空出了许多位子,让乘客买一张坐票却享受了“硬卧”的舒适。

2016年底,云南的高铁开通后,使北京、上海、广州等千里之外的旅客利用周末、小长假到云南旅游、消费变成现实。据昆明铁路局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云南铁路全面抓客运提速、装备提质和服务升级,将旅客列车增开至目前的181对,覆盖了全国26个省会中心城市和云南重点城市,客车时速提升了2.5倍。2018年10月,昆明铁路局集团完成旅客发送482.5万人,单日旅客发送最高突破30万人次,而1978年云南铁路准轨每月发送旅客仅为50万人,增长了近9倍。几十年的时间,云南铁路从米轨到高铁,已由昔日全国路网的“边陲末梢”变为了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国际交通枢纽。

昔日由公路从昆明到各州市出行也很艰辛。

上世纪60年代,我从昆明到石林旅游,当时没有直达班车,我坐单位的货车,早上6点多钟开车,12点左右才到,游览时间限两个半小时。只能慌慌忙忙地看几个景点,时间就完了,待返回昆明时已是晚上8点后钟。这“天下奇观”,把我撩得心痒痒的,后来又去了几次,都不过瘾,于是我发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花4天功夫,住下来,才把石林景区、乃古石林景区和飞龙瀑(大叠水)全套玩完。如今,云桂高铁通车,从昆明火车南站到石林西站仅需20分钟,如果自驾游走昆石高速一个半小时即可到达。这便捷的交通,为石林旅游大开了方便之门。

据报道,“十五”末,以昆明为中心的高速公路快速客运已覆盖到其他15个州、市。到2017年底,云南省道路客运线路班次为6557条,其中跨省351条,跨州、市1113条,全省年客运量3.86亿人。

昆明在走向世界,世界在走向昆明

我省、我市的交通巨变,景区的不断发掘、改造,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全面提升,为发展旅游业拓宽了道路,昆明正在走向世界,世界正在走向昆明。

几十年来我亲眼目睹,昆明从一座偏居西南的边陲城市发展成为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国际旅游城市。改革开放以来,昆明对旅游业投资累计近1000亿元,先后开发建设了石林、九乡风景区、云南民族村、世博园等23个国家A级精品旅游景区。石林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高标准规划建设了滇池国家级旅游度假区、阳宗海省级旅游度假区,七彩云南古滇名城、石林冰雪海洋世界等旅游新项目也陆续建成。此外还建立了宾馆饭店、旅行社、休闲娱乐等完整的产业体系。

昆明还成功地举办了世界园艺博览会、中国昆明国际文化旅游节昆明狂欢节、昆明国际旅游交易会等大型活动,参与这些活动,目睹这些欢欣鼓舞的场景,让我为我省、我市的旅游形象和品牌的不断提升感到骄傲、自豪。

这些年昆明依托其春城的天生丽质,再加奋发图强,夺得了一系列桂冠。1998年,昆明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2005年,被国际旅游联合会评为“欧洲游客最喜爱的中国十大旅游城市之一”。2006年,被团中央评为“中国青年喜爱的旅游目的地城市”。2016年被世界文化地理学会评选为全球避暑名城百佳榜第二位,被中国旅游研究院和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连续三年评选为“中国最佳避暑旅游城市”,并荣获“2016亚洲旅游红珊瑚奖”及亚洲最受欢迎旅游城市称号。

与“桂冠”结伴而来的是惊人的经济回报。改革开放40年来,昆明旅游总收入、接待旅游者人次和海外旅游者人次,40年间分别增长近2300倍、47.5倍。旅游业已经成为昆明名副其实的战略性支柱产业。(见《昆明日报》“掌上春城”18-11-26:《昆明旅游总收入40年增长近2300倍》)

今天的昆明已经形成了“湖在城中、城在山水”中的独特城市景观。在为外地游客提供高品质旅游产品的同时,也让我和生长在本乡本土的广大市民享受到了越来越美的游憩空间。

世界奇观石林是昆明景观中的佼佼者,从石林景区的不断“变脸”,越来越美,也可看出昆明如何创建优秀旅游城市的一斑。

从1978年4月1日,石林卖出第一张门票开始,几十年来,石林县紧扣昆明建设世界知名旅游城市的发展目标,实施了一系列转型项目。成功地打造了世界地质公园、世界自然遗产、国家5A级景区等“金字招牌”,石林景区游览面积从4平方千米拓展到12平方千米。我多次去石林游览,看到奇石博物馆、杏林大观园、银瑞林国际大酒店、水上石林等一批批旅游服务配套项目先后建成。今天的石林景区,已建成了集观光、休闲、度假、康体、会展为一体的国际旅游胜地。

由于对石林之奇情有独钟,我曾多次去石林游览,几乎每隔几年去都有所发现。

2003年,我被邀参加石林县火把节活动。此时是“非典”流行的后期,大流行已得到了有效控制,可是许多被传染病吓坏了人,仍然不敢出远门。当时全国各地的景区都史无前例地游客稀少,各地的经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一状况,让政府和旅游业人士忧心忡忡。

然而,此时的石林让我大感意外,似乎游客并不少于往年。令我惊叹石林的魅力无穷!惊叹之余,作为《春城晚报》通讯员的我,立即想到把这一镜头亮出去,对打开旅游市场显然会产生作用。我当即选择了刻有龙云题字的景区标志,抓拍了游客密集的场景,并采访了景区负责人。这一图片立即被刊登在2003年7月31日的“本地新闻”上,在图片说明中我写道:“7月以来,海内外游客大量涌入云南,进入石林景区的游客也随之骤增,火把节前后更接连出现火爆场景。截至28日,入园游客已达15万人次,接近去年同期游客人数。”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云南和昆明突飞猛进的发展,交通不断改善,给予了我走遍家乡的腿、飞出家乡的翅膀。我多次应邀到云南各州市采风、采访报道。

家乡之美,祖国山河之美,激发了我再现她的灵感,让我频频地启动快门,滔滔不绝地书写文章。这些走南闯北的见闻与感受,让我有幸发表了近千篇文章、1600余图片,有的作品曾在美、法、巴西等国巡回展出。这些震撼过我心灵的文章与图片给予了我一次次获全国及省市级奖项的喜悦,鼓舞了我更加关注旅游市场的开发与变化。为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我的家乡,爱上我的家乡,我先后应四家出版社之约,出版了13本(含与他人合著)有关云南历史、旅游文化的书,有的书已几次重印及再版。其中部分著作获全国优秀图书“金牛杯”铜奖、第12届“云南优秀出版物”一等奖和云南省新闻出版局重点图书奖;部分著作被国内外一些图书馆收藏。其中专门介绍云南四大旅游胜地的《秘境腾冲》、《寻梦丽江》、《寻秘香格里拉》、《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西双版纳》,由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已畅销全国。这些书不同程度地给有关地区的旅游业的兴旺发展起了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云南建设旅游文化大省作出了微薄的贡献。

便捷的交通工具,使地球变小了,成了“地球村”。我和众多的爱好旅游的人沾了光,随心所欲,想走就走,走遍世界。我多次走出省门、国门,漫步在中华大地,走马观花于亚非欧多国。让我其乐无穷的是,我的众多同胞不仅与老外们并肩游览神州大地,而且并肩出现在地球几大洲的土地上。

2009年前,我到国外旅游,不能直飞,从昆明去西北方向的西欧,却要绕道近千里,去南方的马来西亚转机;俄罗斯之行,从昆明走应往西行,却要绕道东边千里之外的北京转机。每次转机的往返时间都要浪费1-2天。过去以为在昆明吃完晚餐,一觉醒来在巴黎吃早点这样的神话,直飞后已成现实。

2012年6月,昆明机场整体搬迁至长水国际机场运营。新机场对51个国家公民实施72小时过境免签政策,成为全国第十个获批该政策的城市,促进了昆明旅游国际化水平的提升。截至2017年底,长水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达到6279万人次,货邮吞吐量为46.33万吨,位列全国第六;航线达到358条。长水国际机场正逐渐成为南亚地区最大的航空枢纽。

出境游让昔日羡慕“老外”在中国游走的我,变成了在异国被当地人羡慕的“老外”。90年代中期,我与一位画家朋友进入越南。在谷柳市的一条街上,这位同伴手棒一台全自动袖珍变焦相机,正在大过旅行家瘾,突然被一群人围住。“糟了!”我差点叫出声来,我捏着把汗冲过去准备援助……惊魂未定的我,瞬间竟转换为得意非凡,原来包围者是一伙年青的摄影爱好者,他们被这台能伸头缩头的袖珍相机迷住了,他们的眼中流露着羡慕的目光,正七嘴八舌地用蹩脚的中国话向这位外国“旅行家”了解这神奇的相机。我的朋友正眉飞色舞地边比划边操作,看那神态,我猜测出他心里一定比我还得意。

此时我脑中又闪出了一个极为相似的镜头,不同的是:被包围的摆弄相机者,是高鼻蓝眼的欧洲人,流露羡慕目光的围观者是我的同胞,地点则在我的父母之邦,时间则要往后推移40多年。

在威尼斯荡舟,我听到年轻的艄公唱《桑塔·露琪娅》,用的是干巴巴的的流行歌的腔调,便情不自禁地用美声唱出了《我的太阳》。没想到立即赢得周边不同肤色的游客的掌声与喝彩。一位老外望着我大声说了一句什么,同伴得意地代我用英语答道:“我们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我听懂了老外的一句“OK”。在美声的家乡班门弄斧,让老外们知道中国人不俗!我感到难于言说的自豪。

在欧洲多国,我亲眼目睹我的同胞们慷慨购物的盛况,我们走到哪里,都被奉为贵宾,都是当地商人争抢的“香饽饽”。据调查,中国游客在出国购物上的花销已超过了日本人和欧美游客。

改革开放是新中国交响乐中的华彩乐章,昆明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大发展,不仅实现了我的“旅游梦”,还超越了美梦!

这41年来,我省、我市交通和旅游景区的日新月异巨变,给地处边陲的昆明人走向世界提供了难以想象的方便;也给五洲四海的宾客走进昆明提供了同样的便利。我欣喜地看到昆明正在大踏步走向世界,世界正在不约而同走向昆明!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