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区域史
禄劝马鹿山石室锁住的一段抗日故事
[作者:孙文平发布时间:2019-11-14 14:09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3期]

禄劝马鹿山石室锁住的一段抗日故事

孙文平

2015年,中国抗日战争的硝烟散去70年之际,笔者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在编辑一本书,问可否帮着找一下禄劝在抗日战争中涌现的代表性人物、为抗日所建的基础设施、存留的历史照片之类的东西。抗日战争是一场全国性的战争,禄劝人民参与其中,这是肯定的,但禄劝是不是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不是建设过相应的抗日设施,是不是留下什么照片、文字,这个还真拿不准。好在地方志部门有现成的资料可以查找,赶紧抱起《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志》一翻,呵呵,还真看到了相关的记录。

在“大事记”里,看到了这样的记录:民国26年(1937),“冬,李开洪发动群众捐资,在转龙洗马河西岸的马鹿山修筑石室‘以避暴日之空袭’,并在山顶构筑瞭望台、碉楼,以备抗战御敌,是为境内唯一的抗日军事设施。”

“唯一”二字,让我吃了一惊,也让我赶紧查找有关李开洪的文字。

禄劝县志记载的李开洪,是县内转龙镇月牙村委会月牙村人。

生于1885年的李开洪,早年在云南讲武学堂读书。毕业后,先后任过滇军排长、连长、旅长、昆明宪兵队长等职。民国25年(1936),李开洪解甲归田,因为人公正厚道,热心地方公益事业,多次公开训斥地方贪官污吏,惩治不法奸商,在禄劝河外片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回乡后的李开洪,虽然住在农村,远离省会昆明,但军人的天职让他时刻不忘国事、战事,总是关注时局变化。抗日战争爆发后,为维护地方治安,防止日本飞机轰炸转龙,民国26年(1937)农历12月,在1938年的春节即将到来之前,李开洪发动当地的殷实富户捐资,在转龙镇洗马河西岸的马鹿山修筑石室(群众称为“三道门石洞”),“以避暴日之空袭”,并在山顶构筑瞭望台和碉楼(自称为“望月楼”),设置炮眼,以备抗战御敌。同时,在洗马河东岸月牙塘后面的小花山上,修建了一座碉楼,自称为“望海楼”,与望月楼遥相呼应,寓意日月同辉,民族精神永存。

“三道门石洞”的洞壁上,有一块圆形的石刻碑文,名为《精诚团结 永垂不朽——马鹿山石室记》,碑文记载了修筑石室的时间、目的和抗日的决心等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地方无知顽童的人为破坏,今天,这个石刻碑文已经有些模糊,但仔细辨认,尚能够看出“本年秋,暴日侵华,至再至三,我国朝野愤恨,决与抗战。本区地面虽小,人口无多,皆中华领土,黄帝子孙,寸土尺地,均当保全”“于月望登临,则见夫皓月一轮,东出西没,月魄精光,彻夜在目,因名之西望月楼”“望月楼又与望海楼相并列,互为声援。是鹿山石室,又不仅足彰全区之胜,且为全区治安之中心保障也”“而又值李君在籍之机,特唤起绅民,凿此石室,领导民众,抗御强敌”“为政府护国之后援,尽国民抗敌之义务”等文字。

“三道门石洞”的这块石刻碑文,为禄劝的抗日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经过县文化部门的鉴定,2001年10月,三道门石洞望月楼石刻牌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的转龙镇本地居民,和外乡人谈起李开洪的事时,往往会很自豪地劝外乡人到集镇中心的小广场去看看,说转龙镇有一个标志性建筑,叫中山楼,这是李开洪的杰作。原来,为纪念孙中山先生,1932年,时任中将的李开洪牵头,发动家乡的富豪和群众集资修建了中山楼。该楼建成后,成为当时禄劝普渡河东岸4个乡(镇)民众集会的场所。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山楼成为了转龙人民宣传抗日方针、进行集会活动的重要场所。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山楼局部被毁,现在的中山楼,为本世纪初在原址上修复而成,建筑通体为砖红色,三重檐歇山顶楼阁式抬梁穿斗相结合结构,安装八大翘角,葫芦宝顶飞檐翘角,玲珑剔透,构造对称。云南省著名书法家孙太初先生为修复后的中山楼题写了楼名牌匾。

一个时刻不忘国家、不忘民族、不忘家乡利益的军人,心中定存大志。李开洪的抗日征程,自然不会停止在禄劝。滇军整编后,李开洪奉令出任五十八军某旅旅长兼三十二团团长,率兵北上抗日。在江西境内,李开洪率部队官兵与日军激战数日,收复了被日军占领的高安、奉新两座县城,因战功卓著,获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颁发的云麾勋章1枚,后被授予陆军中将衔(实挂少将职)。返回云南后,李开洪历任玉溪团管区司令、建(水)文(山)师管区司令、云南省政府高级军事参谋等职。1949年12月参加起义后,任云南省政府参议。1952年,李开洪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军区教导团病逝。

〔作者单位:禄劝县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