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区域史
昆明玉案山名人墓
[作者:李国庆发布时间:2019-11-04 10:55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3期]

昆明玉案山名人墓

李国庆

古代

雄辩法师墓 位于邛竹寺后山苗圃内。雄辩是元代邛竹寺的开山祖师,生于昆明。曾到内地学佛25年,回昆后,积极倡讲内地佛学,并以白族语讲授《华严经》《维摩诘经》等约20年,对云南的文化思想发展有很大影响,卒于元大德五年(1301)。塔高3.5米,矩形台墓5×3米,高0.5米,分挡多面须弥座式,四面八角出十二棱,上为覆钵塔身。塔基为砖砌多面须弥座,上置沙石13天(相轮),曹上原有伞盖宝珠,今毁。此为喇嘛和尚舍利塔,塔前原有《大元洪镜雄辩法师大寂塔铭》砂石碑一通,已失。元代盛行喇嘛教,这是昆明地区保存最完整,具有代表性的一座喇嘛和尚塔。除雄辩法师大寂塔外,今黑林铺镇内尚有元代昭宗清净寺开山和尚明护墓塔,正觉寺开山和尚定山墓塔,妙高寺开山和尚海云墓塔,明代普吉如意寺开山和尚宗明墓塔等,今已被毁。

毛玉墓 原墓位于班庄村东面老毛山(今团山钢铁厂内)。毛玉系昆明高峣村人,明弘治十八年(1505)乙丑进士,曾任吏科给事中。嘉靖三年(1524)议礼伏阙与杨慎等180余人同受杖入狱而卒。后追赠为光禄寺少卿,归葬于此,毛山因此得名。抗日战争期间,老毛山被国民党中央军夷为大操场时,墓被毁,现为团钢厂区。

马乾墓 位于小普吉村南侧小山包上,山因墓而得名“马家山”。马乾昆明人,明崇祯举人,曾任四川巡抚都御使,后与张献忠所部农民军作战而死,授谥“忠节”,归葬于此。建有坊表、墓碑标柱、石围栏,墓前有石桌、石凳。民国时期墓尚完好。1960年,云南冶炼厂在此建油库及1965年省级机关支农改土造地,墓被夷平,今痕迹全无。

沐璘衣冠墓 位于大普吉尖山。沐系明代云南世袭黔国公,于天顺间(1457~1464)中奉敕葬于此。墓为石嵌,墓周围以石栏,前有标柱、石桌、石凳、石表、基座、石龟等,外围广植柏树、十分茂密。民国时期除墓碑、石表被盜外,其余尚完好。1955年遭严重破坏,现已难辨痕迹。

傅宗龙衣冠墓 位于眠山中部东面山坳间。傅系昆明人,明崇祯间,任陕西提督,后升任兵部尚书。因参与镇压李自成部,在河南项城兵败阵亡。其家属建衣冠冢于此。1971年,云南轮胎翻修厂征用土地建炼油厂时墓被毁。

夏毓秀墓 原墓位于今团山钢铁厂内。夏系今马街梁家河村人,曾任清军门提督,病故后葬于此。原墓为石嵌,前有碑,旁有标注。1954年新建民族学院(现为团钢)修建公路时拆除。

施洪仁墓 位于海源寺办事处自卫村后小施家坟地。施系自卫村人,清道光间曾任奉直大夫(从五品),死后归葬于此。墓为石嵌,前有墓碑。该墓曾遭盗掘。

近代

赵又新墓 赵又新(1881~1920),原名复祥,字凤喈,凤庆县鲁史镇鲁史村人。幼年就读于凤山书院,15岁补博士弟生员。自幼聪敏好学,在《岳武穆奉诏班师赋》的补廪应试中,以“一木难支,宋室之偏安已定;百年遗恨,英雄之结局如斯”的名句,表现其鲜明爱憎和敏捷才思。

戊戌变法失败,国家内忧外患,赵每与朋辈谈及国事便慷慨激昂地说:“大丈夫不能如班超立功异域,亦当学马援战死疆场。”光绪三十年(1904)留学日本,入东京振武学校,次年加入孙中山在东京组织的同盟会。后入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毕业回国返滇授讲武堂教官,未就职并与叶荃、黄毓成入川任督练公所提调。宣统元年(1909)回云南授七十五标教练官,与统带罗鸿达驻防建水。武昌起义,云南重九光复,赵率部宣布反正,组织南军军政府被公推为统领。蒙自驻军哗变,赵出走河口入江西投奔督军李烈钧,被聘为都督府顾问。后改任赣军第二师第五旅旅长。湖口起义失利,拒绝袁世凯部属笼络,将复祥名改为又新潜返云南。

1912年,民国成立,任江西都督李烈钧部第四旅旅长。

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失败后,去往云南投奔唐继尧。

1914年,赵又新任云南陆军讲武学校校长。次年,袁世凯称帝,云南编组护国军讨袁,赵任第一军第二梯团团长。赵随蔡锷进军川南,屡败北军,功勋卓著,为护国军名将,后驻守泸州,兼永宁道尹。

1916年6月15日,滇军入泸县城。梯团长赵又新被委任署理川南。7月14日,黎元洪总统任命赵又新为永宁道尹。

1917年3月23日,赵又新辞道尹职。6月,张勋复辟,唐继尧组织靖国军,赵任第二军军长,辖朱德、金汉鼎两个旅,驻守川南。9月,川军刘存厚部攻泸,在小市与驻泸滇军激战。11月,川军、滇军在泸再次激战。滇军败走,后经谈判,川军撤让,滇军复进泸城。

1918年,任四川军务会办。

1919年秋,川军与滇军先后在玉蟾山、薄刀岭激战。

1920年4月17日,驻泸赵又新部团长杨森率部脱离滇军,加入川军,任第二师第一混成旅旅长。熊克武号令川军各部分别向成都、重庆和川南进攻。赵又新向唐继尧进言未予重视。10月8日,杨森率部攻破泸州,赵所住军部被袭。赵与胞弟及副官卫士数人出后门缒于城下,等待无援即引至学士山,自知难以生还,对弟与侄说:“我死国事,份也,汝辈可速行,得生还能效力国家以竟吾志,吾则瞑目矣。”言毕,以枪铳自击离世。时当1920年10月15日。

赵又新殉难后,孙中山南方军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云南省政府追谥“武烈公”,建祠于昆明翠湖畔,灵柩运回昆明葬于玉案山麓。

墓基占地约30平米,建造考究。两旁有墓志铭,墓用五面花岗石砌为圆形,碑座翻拱前有半圆形平台,正中有石碑坊一座。东面有孙文题词:“忠贯日月”,朱德题词:“护国之神”。再前有石标柱二根排列两傍,平台内还有石桌、石凳,并有石卫兵守护。

张汝骥墓 位于郊野公园东面的海云庵。张系曲靖猪街人。1927年“二·六”政变前为云南四镇守使之一,政变后积极反对龙云。1929年夏在川南木里被俘,被龙云枪毙于下关,后营葬于此。今墓仍存。

杨文清墓 杨文清(1889.11.8~1950.10.14),字镜涵。祥云县下江场邑人。家世贫寒,聪慧好学,得云南驿塾师李敏斋识拔,免费侍读左右,每试名冠群生。后得张锡源等资助到昆明考入省立甲种农业学校,毕业后又得同窗张祖荫等资助旅费到北平,考入农商部农政专门学校。卒业回滇,执教于省立甲种农业学校,并在实业厅兼职。

民国五年(1916)任甲种农业学校校长,历10余年,造就一代滇中农科人才。后创办农事试验场,开办林业讲习所,成立省农会,为开拓云南农林科学事业奠定基础。20世纪30年代在故乡创办三英寺两级小学,40年代又在祥云创办简易乡村师范学校,对青年学生的爱国行为,总是尽力维护。抗日战争后期,昆明历次爱国学生运动,都有一批学生被捕人狱,他总是以国民党云南省执行委员的身分四处奔走救援,使他们得以请保获释。对同乡贫寒人,凡有急难到家求助的,无不全力给以圆满解决。中共云南地下省委书记王德三等人不幸被捕后,他曾与雷旋乾等暗中活动救助。王德三被害后,夫人马冰清身怀遗子,他上下求人,出面保释出狱,安排回祥云三英寺两级小学任教;王复生在东北遇难后,夫人郭焕章携子王膺中回昆,他负担全部教育费用。他虽为官多年,除薪资之外,从不苟取。1950年任省交通厅长时,生病窘困,还是卢汉资助500元,周保中资助50元,才得以维持治病。

1929年龙云主持滇政,杨文清多次向龙云建议应与川黔修好,节省军费,致力于建设。得龙云赞同,并委任为全权代表出使两省,终于达成和解协议,为此后云南全力投入内部建设创造和平环境。到抗日战争的最后阶段,云南能承受数十万大军的军需民食,与此决策关系甚大。

30年代云南着手发展交通,杨文清与陆崇仁为公路总局会办,协助龙云修建滇黔公路,在抗战前夕通车。抗战之初,于1939年任公路管理局局长,主持滇缅公路修建工程。他日夜与工程技术人员和民工奋战在工地,支持功果桥和惠通桥采用钢绳吊桥方案,终于在1938年8月全线通车。1943年杨文清任省建设厅厅长,委派吴少默组建建设计划委员会,延请专家诸宝楚、冯素陶等参与筹划,修建了昆明谷昌水库,清理了祥云中河河道的淤塞,治理了嘉丽泽及修建其它一些水利工程;又请诸宝楚组建稻麦改进所,从事良种选择和培育工作,都取得良好效果。

1947年任民政厅长,任上处理了两大案件。一件是1948年中央军扩修陆良机场时捣毁民房,激起民变,民众痛打县长致死。官绅要求省府派兵镇压,卢汉准杨文清请命处理。他责成机场管理机关从优办理拆毁民房及抚恤县长的善后工作,使一场血案化险为夷。另一件是1948年11月,边纵8支队李鉴洲部曾在祥云普淜附近截击了丽江专区解送新兵上昆明的军车,击毙押车官兵,释放全部新兵回家。云南警备司令何绍周大怒,电令二十六军抽调驻安宁七五五团进驻云南驿以备进剿;同时通知省政府派员随往,省府指派杨文清为代表。杨毅然出面,向何绍周多方谏阻,并自请回乡处理,避免了一场流血浩劫。

为协助卢汉起义工作,从1949年初,杨文清即辞去民政厅长,专在卢汉身边处理要务。

1948年龙云自南京到香港后,发表一系列反蒋言论,语涉云南起义,引起蒋介石猜疑。杨文清领卢汉命密往香港向龙云陈述利害,弥合龙卢之间一些矛盾,劝龙云缓和气氛,以利云南起义工作的准备。1949年8月,解放大军已下黔桂川,卢汉称病向蒋告假,举荐杨文清代理省主席,自己则暗中全力主持起义事宜。

杨代理省主席后,肩负重任,在卢汉策划起义、迎接大军、军事接管、安定秩序、安排军民生活等过程中,杨文清曾参与做了不少工作。1950年3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任命杨文清为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0年10月14日在昆明病逝。

周恩来、邓小平、陈赓、宋任穷均来电吊唁。周恩来总理唁电中写道:“杨副主席参赞云南起义,勋劳卓著。”卢汉赠挽联为:“革命君能尊正义,论交我不负初心。”

省政府根据中央指示和杨生前遗愿,将其公葬于海源寺村原其别业房后山麓。省府为其撰写铭文刻于石碑上。旁有陈赓、宋任穷、卢汉题写的挽联各一副,今完好无缺。

杨文清夫人刘嘉珍墓 墓葬于杨文清墓旁,墓碑写有“慈母刘嘉珍之墓”字样。墓碑为其子孙所立。刘于1991年2月3日去世,享年73岁。

白小松墓 白小松,1893年生,贵州贵阳人,字之翰。幼年丧父,靠母抚养上学。年未20入滇军当译电员,不久提为唐继尧秘书。

1915年唐继尧将其介绍给蔡锷,从此以译电室为家,服务于护国之役。1923年起先后任贵州省筹饷局局长、云南省都督府秘书长等要职,还被龙云聘为昆明行营中将秘书长之职。在云南大学任过多年教授,习诗文书法,其诗联被报界推为第一。中共云南地下组织鉴于白在云南军政界的广泛交游和影响,特别是进步的政治表现,特派严达夫与其接触。1947年他的两个儿子分别在北平和昆明加入中共地下党。1948年7月,白由于带头签名支持昆明学生运动,联名致电国民党当局,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学生而受到国民党云南警备总司令部的严密监视。1949年云南解放前夕,在卢汉宣布起义后发起成立云南人民拥政会,自任主席。1950年2月,陈赓、宋任穷率军进入昆明时,是第一个被接见的民主人士。先后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云南省监察委员会主任,还当选为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是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1959年在昆明逝世,享年67岁,葬于昆明玉案山麓。

鲁道源之母墓 位于铁峰庵前200米的的一块开阔地上。墓嵌于石拱房内,长形,墓前竖有墨石碑一块,署有“鲁太君之墓”字样。左右两侧和墓前三方立以大石栏标柱和石栏,标柱顶端雕有十二生肖,今墓仍在,惟因年久碑文残破,物像首尾被毁坏。

鲁道源(1898~1985),云南昌宁人,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后历任连长、营长、团长、旅长等职。抗战期间,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八军新编第十一师师长、第五十八军副军长、军长,积极参加抗战。抗战胜利时,在南昌接受日军投降。抗战胜利后,任整编第五十八师师长、第十四绥靖区主任、第十一兵团司令官兼武汉守备区司令等。1949年率残部退入越南。1952年赴台湾,任台湾国防部中将参议、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等。1985年3月12日病逝。

邹若衡墓 邹若衡(1883~1966),原名邹世炯,汉族,云南昭通炎山锌厂沟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近现代著名武术家,“邹家拳”的创始人。

邹若衡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喜好拳脚棍棒,后得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麾下部将万振坤(化名张彪)传授南少林拳,颇得真传。

1896年,邹若衡遇到龙云、卢汉,三人意气相投,一拍即合,遂拜了把兄弟,共同习武,与龙云、卢汉并称为“昭通三剑客”。

1911年春,龙云、卢汉、邹若衡出外收购木材,后因木筏被撞坏货物沉没,淹死二十余人,无颜回乡,只好去四川另谋出路。6月,邹若衡与龙云、卢汉在永善县城加入魏焕章的反清部队。12月中旬,滇军援川部队谢汝翼梯团开到宜宾,邹若衡等加入滇军徐采臣营。

1912年5月滇军回云南,邹若衡、龙云、卢汉等充随员,被保送云南陆军讲武堂第四期深造。

1914年三人被云南都督唐继尧看重,邹若衡任副官兼侍卫长。

1915年蔡锷率护国第一军向四川进军前,调走了唐继尧身边的随从副官邹若衡为自己的警卫副官。从此周与蔡锷将军形影不离,保卫蔡锷的生命安全,与蔡锷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倍受器重。护国军出征后,征战前线,后在棉花坡战役中受伤,受到军部嘉奖。

军旅生涯结束后寓居昆明,将平生研习武术传授子孙后辈,因其所编套路独具特色,人们习称“邹家拳”,《武林》杂志和中国武术网站上,将“邹家拳”列为传世武功以及南拳的一种。昆明众多弟子,得其口授身传,造诣非浅。

解放后曾担任云南省政协委员。他的后半生不但向后人传承“邹家拳”,还撰写了大量回忆录,这些回忆录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为研究云南政治、军事、民族以及护国战争的历史提供了大量宝贵资料。

1968年因病去世,葬于昆明玉案山腹。

苏鸿纲墓 苏鸿纲(1878~1956),字维三,男,祖籍云南晋宁县,生于昆明南郊四甲村,自幼刻苦读书,成绩优良,16岁时考中秀才,在村中教乡学。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考入云南省高等学堂。光绪三十二年(1906)在昆明参加杨振鸿组织的“云武同学会”,秘密从事反清活动。辛亥革命后,他看到军阀各自为政,革命仍未成功,种种不平等及愚昧状况依然存在,认为应走教育救国、配置后进的改革道路,遂与徐嘉瑞、何作楫等人商议兴办学校。民国8年(1919)经教育厅厅长钱用中批准,借用孔庙内乡贤、名宦两祠堂创办昆明私立求实学校,自任校长。

学校开办后,昆明某大绅反对在孔庙内办学,他据理力争,并经省长唐继尧批准继续办学。在学校经费发生困难时,他放弃领取校长薪金,在校义务供职,并出面组织校董会,自任校董会主任,由校董会公开向外募捐,他亦为筹集经费四处奔波,终使学校得以维持,并先后增办初中、高中、大学升学预备班。

求实学校厉行民主、科学的办学精神,力倡求学认真,表里如一,人人爱我,我爱人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学风。废除体罚,男女生同班,教师教书认真,学生学习刻苦,成绩优良,在省内颇有名声。民国十九年(1930),因要在文庙内建民众教育馆,政府另拨大德山巷原美术学校旧址为求实学校校址。由于校舍狭窄,只得停办小学部,保留初中、高中,改名私立求实中学。

苏鸿纲积极投身爱国民主运动,先后结识张奚若、李公朴、闻一多、潘光旦、吴晗、楚图南、唐登岷等进步知识分子,并常邀请李公朴、潘光旦、楚图南、吴晗等来校演讲、兼课,教育学生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追求进步,使学校的民主空气日渐浓厚。在国民党反动派企图借机镇压学生运动的险恶形势下,他毫无惧色地与学生一道参加纪念“五四”运动26周年的集会和悼念“一二·一”四烈士等活动。李公朴、闻一多先生遭国民党反动派暗杀后,他不惧国民党特务暗杀的危险,赶去慰问家属,参加追悼大会,并于当月毅然参加中国民主同盟,将平时拄的桃木手杖换成竹子外壳、内藏钢剑的手杖,随时带在身边,准备遭暗算时拼搏。民国三十六(1947)年,他聘请中共地下党员吴国珩、刘琦、刘鲁也、陈盛年等到求实中学任教,暗中支持中共地下党和民青在学校建立支部,进行革命活动,使求实中学成为当时昆明学生运动的中坚和中共地下组织、民盟、民青的秘密活动据点。

新中国成立后,苏鸿纲除继续担任求实中学校长外,被选举为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支部第二届委员会主任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1955年秋,昆明市教育局为调整中学设置,加强领导,将求实中学改组为昆明市第十中学。苏鸿纲卸去校长一职,专心从事云南民盟事务和省政协领导工作。

1956年因病去世,享年78岁,省政协为其召开追悼会,葬于昆明玉案山麓。

〔作者单位:盘龙区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