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地方民族文化
滇池坝区农田灌溉的分水用水制度
[作者:李 峰发布时间:2019-10-22 16:48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3期]

滇池坝区农田灌溉的分水用水制度

李 峰

一、轮排分水制度

“轮排分水”见于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昆明六河中除盘龙江主要用于防洪泻水外,其余五河中涉及按“排”分水的有金汁河、银汁河、海源河和马料河,唯独没有宝象河。至于宝象河流域为什么没有形成按“排”分水的制度,文中并没有阐述原因,只是记述道,“例不轮排”,当知宝象河不轮排放水是惯例。

(一)金汁河五排分水

据黄士杰《金汁河图说》载:“此河情形,自松华坝起,系就山开河,东岸田高水底,近者间用车戽,灌溉甚少;西岸水高田低,沿河俱修涵洞,放水入田,水足封闭,灌溉甚多。”[1]可知,金汁河流域东岸田高水低,西岸水高田低,其主要的灌溉区域在其西岸地区,可自流引水灌溉。金汁河作为滇池流域最重要的灌溉河流,其流域内分五排引水灌溉。《金汁河图说》[2]有载:

至放水次第,分为五排:自松华坝起至韩冕闸为头排,自韩冕闸起至波罗村为二排,自波罗村起至小坝闸为三排,自小坝闸起至地藏寺为四排,自地藏寺起至燕尾闸为五排。先自五排轮起,五排放水五日,四排放水四日,三排三日,二排二日,头排一日;半月一周,周而复始。其松华坝大闸,每年系于腊月下旬封闸,逼水入金汁河,以资灌溉;至次年栽插毕,开闸放水入盘龙江,以泻水势。

据上,金汁河头排自松华坝起至韩冕闸(今任旗营)为头排,韩冕闸至波罗村为二排,波罗村至小坝闸(今小坝村)为三排,小坝闸至地藏寺(原址建成昆明市博物馆)为四排,地藏寺至燕尾闸为五排。另据咸丰十一年(1861年)《永垂不朽碑》[3]所载关于金汁河水规的碑文:

今酌定照古旧例自四月初一日寅时起,放上下头排一昼夜,上下头排自松花坝流沙桥起下至流沙桥金露庵界止;放上下二排二昼夜,上下二排自金露庵汲罗村下桥起下至汲罗村下桥小坝闸界止;放上下三排三昼夜,上下三排自小坝闸刘家营下桥起下至刘家营下桥金马桥界止;放上下四排四昼夜,上下四排自迎恩桥金马桥起下至迎恩桥吴井桥界止;放上下五排五昼夜,上下五排自吴井桥饵块营斜桥起下至饵块营斜桥兜底闸界止以上轮流如此周而复始。

据上文所载,金汁河“通河列分五排,每排各分上下,共分十半排”。文中对各排的具体位置有详细的记载,与《金汁河图说》所载有所出入。金汁河头排自松华坝流沙桥至金露庵,金露庵今不可考,但其下文说上下二排自金露庵汲罗村下桥至汲罗村下桥小坝闸,可知金露庵当在汲罗村附近,而对比《金汁河图说》,此汲罗村当是波罗村。上下二排自汲罗村下桥起至小坝闸(今小坝村),上下三排自小坝闸至金马桥,四排自金马桥至吴井桥(今吴井桥),上下五排自吴井桥至饵块营(今福德村)兜底闸。对比《金汁河图说》中五排至燕尾闸止,兜底闸当与燕尾闸相隔不远,或是同一石闸。

关于金汁河五排具体的分水规程,在《永垂不朽碑》[4]中有详细的记载:

一松花坝闸枋询称每年六月二十四日开放,但闸枋原为金汁河而设,若拘定日期,倘先时发水,而闸不关,则河涨发,后时需水,而闸闭则河干涸,殊属不合。定自四月初一日后。视金汁河水之用否多寡,以定闸枋之增减去留,如五月内视金汁河水大而无用闸枋,可减去,如六月后用水而水少,闸枋复上,可增可加,通融办理,直至八月底为止,不必以六月二十四日为拘。旧例设立闸丁四名经手办理建闸神庙一间,闸丁列名永久,每丁每月给工食银四钱,列石勒碑通河,使众晓谕规模,碑铭同立于庙内。粮储水利衙门存册立案为记

[KG(0.1mm]一金汁河水规轮至四月初一日起,以后水排之期公议酌定于初一日寅时起放,上下头排一昼夜,上满下流,放至初二日寅时止,上下头排一切涵洞紧急闭塞,初二日寅时放起,上下二排二昼夜,二排水夫赴上河去赶,上满下流,放至初四日寅时止,上下头二排一切涵洞紧急闭塞,初四日寅时放起,上下三排三昼夜,至金□涵洞界止,上满下流,三排水夫赴河源去赶,放至初七日寅时止,上下头二三排一切涵洞紧急闭塞,初七日寅时放起,上下四排四昼夜。金马桥至迎恩桥为止为上四排,迎恩桥至吴井桥为下四排,东山有洗菜河水流入金汁河,上满下流,四排水夫赴河头去赶,放至十一日寅时为止,上下头二三四排一切涵洞禁止闭塞,自十一日寅时放起,上下五排五昼夜,□吴井桥至饵块营斜桥为止为上五排,斜桥至兜底闸为下五排,上满下流,五排水夫赴河源赶导,放至十六日寅时为止,周而复始,挨次轮流,直至八月底为止,轮着下五排水规□□□下头二三四排不得私自盗开涵洞卖放水规,况水放入田,苗得资养,半月之期,复至轮着,二次开放渴水,不远古人制之,最善上下公平,允协无争,通河永无旱涝之忧。

首先,文中议论了松华坝闸枋开闸放水入金汁河的日期。松花坝闸枋原定于每年的六月二十四日开闸放水入金汁河,若每年雨水先至,而闸枋不关闭,则金汁河水会涨溢,若需水时节,闸枋关闭,不能泻水入河,则金汁河会干涸而不能发挥灌溉之利。于是不定松华坝放水日期,视金汁河用水多寡来定闸枋的开放日期,因时制宜。

其次,文中对金汁河各排分水用水的日期和分放水时间有着详细的规定。现将五排分水用水日期列表于下:

表1 金汁河五排分水详情表

排名

各排范围

各排放水日期(四月初一开始)

放水天数

轮流规则

头排

松华坝至波罗村

四月初一日寅时——初二日寅时

1

周而复始,挨次轮流,直至八月底为止

二排

波罗村至小坝闸

初二日寅时——初四日寅时

2

三排

小坝闸至金马桥

初四日寅时——初七日寅时

3

四排

金马桥至吴井桥

初七日寅时——十一日寅时

4

五排

吴井桥至饵块营

十一日寅时——十六日寅时

5

从上表中可知,五排自四月初一日开始轮排放水,每隔十五天轮流一次,正如文中所说,“水放入田,苗得资养,半月之期,复至轮着,二次开放渴水”。另外,文中各村放水时间长短不一,头排放水一昼夜、而排放水二昼夜、三排放水三昼夜、四排放水四昼夜、五排放水五昼夜,当是因为头排位于金汁河上游,距水源地较近,水量大,短时间可放足水分,放水时间短;二、三、四、五排逐渐远离水源地,水流距离较长,水量变小,所以自头排以下,各排放水逐渐增多;印证了文中所言,“最善上下公平”。

(二)银汁河三排分水

据《银汁河图说》:“此河情形,水高田低,开沟灌溉,分为三排:自黑龙潭起至王公堰为上一排,自王公堰起至龙王娘娘堰为中四排,自龙王娘娘堰起至童子桥下入盘龙江为下六排。”[5]金汁河流域的分水用水分为三排,文中出现的只有“上一排”、“中四排”、“下六排”,当知金汁河当是分上、中、下三排,其具体可能每排又分二排,即上一排、上二排、中三排、中四排、下五排、下六排。

上一排自黑龙潭至王公堰一带,即自黑龙潭往南,经蒜村、广南卫,至岗头村一带。中四排自王公堰至龙王娘娘堰,即自岗头村往南一直到马村一带。下六排则是自马村往南至莲花池附近。由前文可知,黄公堰在大麦溪村,北海堰在上庄村,刚村堰在岗头村,王公堰在岗头村,属于上一排灌溉区;龙王娘娘堰在马村附近,属于中四排灌溉区;惊蛰堰在下六排灌溉区内。

关于其具体的分水规则,《银汁河图说》中亦有详述:“每年于腊月初一日封闭黑龙、白龙两潭闸口,收水入银汁河,以资灌溉。次年惊蛰日,放河水半月,入惊蛰堰。春分日,放河水三日,入王公堰。嗣后,昼夜长流,沿河秧水已足,余水尽放在古城堰,其龙王娘娘堰蓄积冬水。”[6]可知金汁河收水灌溉的时间在每年腊月初一,当为春水;次年惊蛰日开始放水半月入惊蛰堰,半月之后的春分日开始,放水三日入王公堰,其他时间的余水放入古城堰;而龙王娘娘堰则蓄积冬水。据《银汁河图说》,“又正河下六排地,居河尾,排水、塘水均不能用;于文殊闸上建三箐坝,又于杨宣坡箐口开莲花池,又于北教场上开黑泥塘,积秋冬雨水,灌溉下六排田亩”[7]。可知,在文殊闸之上开有三箐坝、莲花池,北校场开黑泥塘,都是为了灌溉下六排之地。

表2 银汁河三排分水范围

排名

所在地

今所在

上一排

黑龙潭至王公堰

蒜村、广南卫、岗头村一带

中四排

王公堰至龙王娘娘堰

岗头村往南到马村一带

下六排

龙王娘娘堰至童子桥

马村往南至莲花池

(三)海源河十二排分水

关于海源河轮排分水的具体规则,《海源河图说》[8]载:

此河情形,水高田低,开沟灌溉,定为一十二排。每年春水随时通融,至四月初一日为始,轮排分放;除初一、初二两日系巡河老人分放外,初三以后一日一排,周而复始。头、二、三排,灌溉班庄、明桥一带田亩;四、五、六、七、八排,灌溉板桥关、黄土坡一带田亩;九、十、十一、十二排,灌溉洪家营、梁家营、许家闸一带田亩。

海源河春水随时分放,没有固定的规则可循。四月初一之后的水分有较为明确的规则约束:四月初一、初二两日由巡河老人分放,当是为引水入海源河各沟,从四月三日开始,一日一排轮流分放至各排田亩。头、二、三排在班庄、明桥一带,明桥今不可考,班庄地名仍存,今五华区班庄村。四、五、六、七、八排在板桥关、黄土坡一带,板桥关今不可考,黄土坡即今五华区黄土坡。九、十、十一、十二排灌溉洪家营、梁家营、许家营一带,洪家营即今五华区洪家营;梁家营即今五华区梁家河;许家营今不可考。将海源河是二排分水详请列表如下:

表3 海源河十二排分水详情表

排名

各排范围

各排放水日期

头、二、三排

班庄、明桥一带

四月初一、初二两日由巡河老人分放引水入海源河各沟,从四月三日开始,一日一排轮流分放至各排田亩,周而复始。

四、五、六、七、八排

板桥关、黄土坡一带

九、十、十一、十二排

洪家营、梁家营、许家营一带

(四)马料河六排分水

作为昆明“六河”之一,马料河和金汁河、银汁河、海源河一样,是分排灌溉。据《马料河图说》[9]载:

此河情形,田多水少,不敷灌溉;田高水低,素少冲决。上游水尚充足,下游水渐艰难。头排地居水源,闸沟灌溉;二排南岸由水沟注水入羊落堡堰塘灌溉,北岸由万朔村沟注水入万朔堰塘灌溉;二处水仍归正河。至猪圈坝,设中、左、右闸:左二闸、二沟灌溉三排;右一沟、一闸灌溉四排;中闸分三沟,灌溉五排、六排。每年自腊月十五日轮排起,至立夏日止,中、左、右闸均分河水,长流灌溉。至修理事宜,石工桩木,官为动项买备;土工人夫,各按田头派出。再查下游有沿河三十六村,因得水艰难,请于河头白水塘、水海子修理堰塘,又蓄冬水,以备春日灌溉。又河尾光村闸下里许,应建兜底闸一座,将低水逼高,以资灌溉,以利宣泄。

马料河头排位于水源地,闸沟灌溉,当是在前文所述沿山沟所灌溉的藕塘新旧二村和白水塘村;二排由万朔村沟和漾水沟引水灌溉,当是灌溉大、小羊落堡、倪家营、张溪营、万朔村等村;三排由猪圈坝左二闸所分之上坝沟、左卫沟灌溉,当是灌溉今小古城、大溪波、小王家营附近田亩;四排由猪圈坝右闸所分清明沟灌溉,当是灌溉麻莪村;五排、六排由中闸所分河沙沟、枧槽沟、罗家沟、老杨沟渔村沟、木龙村沟等灌溉,当是在照西村、五腊村、渔村、木龙村之地。

马料河六排分水的“排期”。从上文中可知,马料河六排分水的放水日期是从每年的腊月十五起,至立夏日止。而据《小古城马料河沿线分水岭碑》所载:“马料河水,每年至立春起,至清明止,自猪圈坝以下,各沟各村俱有古规按排轮流放水灌溉,春分至清明散排后,其水尽归三、四两排之小古城、大溪波村、麻莪村、三村,灌溉秋亩,别村别排不得阴挠挖放”[10]。可知,马料河自猪圈坝以下各沟各村(三、四、五、六排)按排放水,“排期”自立春起排至清明散排。

马料河各排具体的分水用水规则。从《马料河图说》的记载可知,猪圈闸以上的头排和二排之地不需轮排放水,当是二地地处上游,邻近水源,用水较为方便;猪圈闸中、左、右三闸在排期内均分马料河水,轮排灌溉三、四、五、六等四排田亩,形成这样的轮排秩序当是因为下游村落众多,马料河分支众多,所以按期均分,以免引起争议。同时《小古城马料河沿线分水岭碑》中还指出,马料河散排后“余水皆归三、四两排使用”[11]。可将马料河六排分水灌溉的基本情况列表于下:

表4 马料河六排分水详请表

排名

灌溉地区

灌溉沟渠

堰塘

轮排日期

头排

藕塘新旧二村

沿山沟


头排不轮排

白水塘村



二排

南岸:大、小羊落堡

漾水沟

羊落堡堰塘


北岸:倪家营、张溪营、万朔村、大羊落堡

万朔村沟、汪洋沟

万朔堰塘

三排

小古城、大溪波、小王家营

上坝沟、左卫沟


每年自腊月十五日轮排起,至立夏日止

四排

麻莪村

清明沟

亮塘

五排

六排[12]

照西村、五腊村、渔村、木龙村

河沙沟、枧槽沟、罗家沟、老杨沟渔村沟、木龙村沟

亮塘

二、小区域轮灌制度

(一)宝象河流域的区域轮灌

1.宝象河流域“按田出资”分水制度

首先,宝潒河流域内的分水数量是由灌溉田亩的的小决定的,这体现了民间分水的公平性。据崇祯八年(1635年)《宝象河平水石底碑记》所载:“批据昆明县官渡里宝潒河十四村士庶军民沈嘉民等告称,宝潒河自小板分派古制,中监月牙尖,以三七分引水,一入官渡十四村人户,用水七分,一入旧门溪四村人户,用水三分。”[13]宝象河自小板桥分为官渡河和旧门河[14],据上文可知小板桥的水资源“分配古制”是官渡十四村引水七分,旧门溪四村引水三分,从水与村数的比例关系可以知道,其分水制度的制定是按照灌溉田亩大小来确定的。按照田亩待多少分配水资源,在珥琮里羊堡头大小二村的分水中也有体现。据同治四年(1865年)《告示碑》(珥琮里羊堡头大村控小村擅改古闸缘由案)载:“大村田周围八百余亩,小村田周围四十余亩,……小满十五日前十四日大村放水,第十五日小村放水,若值有水之年,小满后三五日准令小村放水。”[15]可知,大村田亩是小村的20倍,大村放水时间是小村的14倍。

其次,宝潒河流域水权分配还体现在“出资”多少,而出资多少也是由田亩大小和用水多少决定的。据光绪五年(1879年)《告示碑》[16]有关广南卫与羊堡头村争顺山沟水的碑刻记载:

羊堡头大小两村向于河之南岸上段开沟,镶砌涵硐,引水,名顺山沟;广南卫义路村亦于河之南岸中段开沟引水,名广济沟,与顺山沟两水分流十字交会之处,用石上下镶(石襄)砌,顺山沟驾石磳如梁,渡流而过,广济沟之水穿硐以出,而不混淆,最为清晰,因虑水势泛溢,有损沟埂,羊堡村于石梁渡水处留有缺口,因时启闭,水泛之时,开此缺口,分水入广济沟以杀水势,称为关清放洪,并可保护堤埂,历久相安无异,因广济沟年久失修、沙石壅淤太甚,分流不畅,引灌不敷,杨元等不思寻源疏濬,见顺山沟水滔滔不绝,辄生觊觎,坐想其成,指顺山沟之石梁缺口为历来分水旧章,煽惑无知,启坝争放,羊堡头村民,见而拦阻,两相争闹,致肇讼端,经水利同知勘訉明确,断令仍照旧章办理,廼广南卫村乡民杨元等违断不遵,续呈上控,奉批传审,供悉前情,复核魏丞勘断原极公允,杨元等以顺山沟石梁缺口为水分古制,藉图便宜取巧翻控查顺山沟石梁缺口既为分水旧规,何以每年修挖沟道,仅羊堡头大小两村人民出夫,该广南义路两村并无一夫协济,且广济沟以顺山沟十字闸交会之处,镶砌石硐石梁,确有区别并非虚设,岂容扰乱,反复开导。杨元等始各悔悟俯首无词,现饬两造各遵原断,仍照旧规引灌,并令杨元等速将广济沟挑挖深通,以利分流,倘仍无水,再为酌办,至羊堡头大小两村每年由顺山沟引水灌田,如有盈余,仍由缺口分入广济沟,俾广南义路两村田亩,利泽均沾,众皆悦服。

据上可知,两村争水的焦点是广南卫义路村二村是否有权使用顺山沟的水。据文中可知,广南卫二村本应引灌广济沟之水,但因广济沟“年久失修、沙石壅淤太甚,分流不畅,引灌不敷”,且顺山沟与广济沟十字形交叉,顺山沟架石磳于广济沟上,渡流而过,并留有石梁缺口以泄水泛之水于顺山沟中;所以广南卫二村认为石梁缺口乃“分水古制”,便觊觎顺山沟水。但据文中可知,“每年修挖沟道(顺山沟),仅羊堡头大小两村人民出夫,该广南义路两村并无一夫协济”,所以顺山沟之水与二村无关。这里明确了水权的获得是与水利工程修建中的出工出资相挂钩的。

2.宝象河流域的用水秩序

宝潒河流域内的分水用水有着严格的秩序。据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告示碑》[17]对白泥沟用水纠纷的记述可以明确这种分水上的秩序,其文曰:

案据东路、高坡、白土、三瓦等村乡民李成、杨发、非占福、李洪、李才杨、万珍等联名呈控王百户村民陈升、非开祥、非起凤、杨照喜等紊乱古规、截水害众等情到县,当经本县集訉得板桥堡各村,名曰阿依、瓦角、王百户、高坡、白土、三瓦六村田亩,均资宝象河及支流白泥沟水灌溉,前于雍正十二年,各村因争水利涉讼,当经前县断令,先由阿依、瓦角,次王百户,次高坡、白土、三瓦,按照次序,轮流引溉。并经给示勒石永远遵守,沿至本年夏季雨泽(悠)期,二河支流均皆平浅。阿依、瓦角、王百户三村地居上林,次第引溉,得以及时播种;高坡、白土、三瓦三村皆处下流,田畴龟坼,亟须水泽;陈升等处及不敷己村田亩灌溉,坚持上满下流之说,不□李成等浥注,以致具控诉,悉前情常断令,仍照雍正年间所列条规,按照次序轮流引溉,以昭公溥,不准独专美利,不顾损人,两造悦服,当各具遵结,并据李成等呈请给示勒石,以杜后衅。

由上文可知,高坡、白土、三瓦等村村民控告王百户村村民“紊乱古规”,这里的古规指的是雍正十二年(1734年)争水后所定的规则——“先由阿依、瓦角,次王百户,次高坡、白土、三瓦,按照次序,轮流引溉”。但是,“陈升等处及不敷己村田亩灌溉,坚持上满下流之说”,陈升等所坚持的“上满下流”之说破坏了原有的分水用水秩序,这样就危害了下游三村的水权,引起水权纠纷。这种分水秩序在三瓦村新建堰潭的使用中也有体现。据嘉庆十六年(1811年)《田畴得润》[18]记载:“凡我同民设立条规,每岁正月立春,准潭内挖田进雨水积水进小满三天开水,村内议定头人挨次排放,不得有舛庶乎,高低得其均匀,上下乐于栽种”;可知新建堰潭的分用水有具体的开始时间,并且要求是“挨次排放”。广南卫义路村二村的分水也体现了分水秩序的重要性。据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告示碑记》[19]载:“至小满后义路村先分水三天夜,广南卫后分水三天三夜,轮流照放,勿得争论,两造田业毗连,仍敦和好取,具各结存案外。”同治四年(1865年)《告示碑》[20](珥琮里羊堡头大村控小村擅改古闸缘由案)对羊堡头大小两村分水用水有更为详细的规定。其断令曰:“照依旧规,仍改为三尺四寸半门坎石落平底石闸口上下横直宽三尺五寸,并饬按照节令,小满十五日前十四日大村放水,十五日准令小村放水,若值有水之年,大村放满,小满后三五日准令小村放水,只准用闸枋,不准草饼,两造遵依,出具甘结各在案,并给示销案。”断令中对放水闸口的大小做了精确的规定,同时对大小两村的防水日期也做了详细的规定,即正常年份,小满十五日,前十四日由大村分放,第十五日由小村分放;但遇水多之年,之要大村放满,小满三五日后,小村便可分放。

(二)捞鱼河流域的区域轮灌制度——过山沟分水用水制度

1.过山沟的分用水依据

首先,过山沟水权分配的核心依据是修筑水利工程过程中出工、出资的多少。据《为截水害命事》[21]所言,过山沟左沟“分水三分”,右沟“分水七分”,而左沟各村“上纳沟粮六升”和右沟各村“公纳沟粮一斗九升”,可知用水多少是与“纳沟粮”多少相关联的。此外,从文中兴隆营等村不“纳沟粮”、“不出力帮办”修挖沟渠,使得“不应准其水利”,这道明了水利设施修建中的出工、出资直接决定着与水利设施相关的利益分配,体现了“出工出资”在水权分配中的核心地位,它是能否取得水权的主要依据。

其次,过山沟灌溉区域内部的分水多少主要是依据田地多少划定的。从《为截水害命事》一文中可知,过山沟左沟“分水三分”供中庄、缪家营、郎家营三村积塘灌溉,而其右沟“分水七分”灌溉段家营、上下柏枝营、白龙潭、吴杰营、王家营、渠卜场、洛龙河、大水塘、回子营等九村之地,可知过山沟左右两沟的分水是根据灌溉田亩的大小来确定的。此外,在《详准奉批过山沟九村分水日期文》[22]中亦说道:“段家营田地较少,放水二日”,可知其他各村放水时间的长短也是依据其田地多少来确定的,如“王家营放冬水十九日”、“吴杰营放冬水十九日”、“柏枝营放冬水九日”等。文中提到的水利纠纷中说道:“丰乐村地处下流,得水较迟,其冬水仅放七八日,不敷灌泡豆”,可知丰乐村所放七八日之水不够灌溉其地,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分水多少是依据田地多少而划定的。

过山沟的用水制度在前文中已有详细的论述,每村按时分放冬春季节的水分,不得紊乱。同时在《详准奉批过山沟九村分水日期文》中还规定:“遇旱年,照期用水,如遇雨多之年,上村灌足即交下村接放,不必拘泥日期,似此通融,水多则让,水少不争,遵谕公共商酌。”[23]可知“遇旱年,照期用水”是为了协调各村之间的利益,以防止争水事件;而“遇雨多之年,上村灌足即交下村接放,不必拘泥日期”则让我们看到民间水利规则的灵活性。

2.过山沟的分水制度

过山沟是滇池流域重要的水利灌溉工程,捞鱼河北岸大部分田亩皆资其引水灌溉。光绪《呈贡县志》言:“谨按塘堰之设,惟是聚集,秋收以后无用,间水若上下流当,栽插养苗或豆麦望济,听凭田间灌溉,点滴不得入塘,独有过山沟之水入塘,各有定期,按季不得紊乱。”[24]从“各有定期,按季不得紊乱”可知过山沟的分水用水有严格的时间约束。据呈贡知县赵怀锷《详准奉批过山沟九村分水日期文》一文对过山沟右沟分水用水的详细记载,兹将右沟各堰塘分水用水的日程按次序列于表5。

从表中可以看出,右沟九村按次序先后挨次分放过山沟冬春之水,冬春水分放时间有明确的规定。冬水的分放时间从每年立冬第三日起至立春第三日止,共90天,各村轮次分放。春水的分放时间分两个时间段,第一时间段从每年立春第四日起至雨水节止,计27日,加上自惊蛰至春分的30日,共计57日;这五十七日各村轮流按次序分放。第二时间段从每年的清明至立夏共30天,大小洛龙河先自清明开始放水7日后,归过山沟上游的吴杰营、王家营、柏枝营、白龙潭等村“接济秧禾,灌泡水田”。同时《为截水害命事》一文中还对王家营和吴杰营两村的放水次序做了特别规定:“吴杰营、王家营二村向系每年轮流先放一年,今仍照旧规,按年轮放。”[25]

表5 过山沟右沟的用水规程

过山沟所经之地

各村积冬水日期

各村积春水日期

每年立冬第三日起至立春第三日止,共九十日

每年立春第四日起至雨水节底止,共二十七日;自惊蛰起至春分节底止,计三十日

每年清明至立夏止,共三十天

王家营

放水十九日

放水十日

大小洛龙河放水七日后,归上游吴杰营、王家营、柏枝营、白龙潭等村接济秧禾灌泡水田

吴杰营

放水十九日

放水十日

柏枝营

放水九日

放水六日

段家营

放水二日

放水一日

白龙潭

放水八日

放水五日

大水塘

放水八日

放水五日

回子营

放水八日

放水五日

大小洛龙河

放水七日

放水九日

丰乐村

放水十日

放水六日

至于过山沟左沟的分水用水规程,光绪《呈贡县志》[26]载:

过山沟南流三分之水,光绪二年互相争控,经粮道崔尊彝委员会同前县郑令扬芳勘详,提集两造到道,断令每年八月初一日起,缪家营放水十日,郎家营放水十日,中庄放水十日,周而复始,放足九十日,至冬月内归郑家营放水三日,该三村又照前轮放九十日,至立春后归郑家营放水三日,以后仍三村轮放,每逢交替,以日出卯时为定,放后水仍归沟,不准耗散,亦不准卖与别村,至立夏止。

据上可知,过山沟左沟所分三分之水于每年的八月初一日开始,缪家营、郎家营、中庄各轮流放水10天,周而复始,放足90天为止;冬水除郑家营放水3天外,其他时间由三村各自10天一轮,放足90天;春水亦然。同时还规定各村放水交接日的准确时间是“日出卯时”。

综上,可以清楚的了解过山沟这一水利工程所形成的小区域灌溉体系:通过分水石闸分引捞鱼河之水,并通过左右两沟灌溉所到之地,最终归入正河;同时在两沟周边修建蓄水堰塘以蓄积水分,调整水分的时空分布不均。这样,水利工程形成了“分水—引水—蓄水—灌溉—归水”这样一个有机循环的水利灌溉体系,闸坝、沟渠、堰塘等水利工程在各个环节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保证水利体系的运行。

(三)马料河非轮排区的区域轮灌制度

据前文可知,马料河上游头排、二排位于水源地,用水方便,不轮排分水,其上游不轮排地区,亦有分水用水制度见诸记载。

1.沿山沟分水用水

首先,关于马料河上游的分水用水在两篇有关水利纠纷的碑刻资料中有详细的记载。道光十八年(1838年)《告示碑》[27]载:

案据曰苴里甲尾新旧村民李如林、毕忠、杨秀、毕彩云等具诉白水塘村民李翠、巡水高世贵、排头邵世昌等霸水坑粮等情一案,据此经本县亲诣勘明,断令李翠并生员邓联、毕武生、毕朝相等将挖坏涵硐,用石板二块,一块凿硐三寸,安砌半升口涵硐,一块凿硐二寸安砌捺肆不琢涵硐。分水灌溉二村田亩并于田尾栽石椿,涵洞所放之水不得过石椿之外。至挖坏沿山沟,着令两造拨给人夫,公仝修理照旧,仍令分放黄龙潭之水十分之一,再挖坏小白龙潭并井泉,着李如林等自行淘围开挖其照壁,亦令李翠等赔修完固,取具两造甘。兹复据请示前来合行给示晓谕,为此示仰该民等遵照,自示之后,勿须遵照古规分放,倘敢抗违专利,定即提案究治不贷,各宜凛遵,毋违。

道光二十年(1832年)《马料河碑记》[28]载:

批据昆呈民人倪秉林、邵世昌、李翠等,具诉李如林等变易古规、开沟灭河等情一案,饬县会勘訉详。奉此,查此案,先据藕塘新旧村民李如林、杨秀、李之贵等以李翠等纠众挖坏古沟、涵硐、井泉照壁,赴县具控,当经前陆县宫勘訉属实,断结给示勒石在案,嗣□批前因复经前县吴庄会同履勘明确,古沟、涵硐皆系旧有,并非私开,前断已属公允,第由沟引放黄龙潭水十分之一,究竟如何分放未有定规,以致复争讼,訉悉前情,断令将黄龙潭石埧折改为闸口,设立闸枋一道,潭水仍照原断一九分放,按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日为一轮。每逢甲日,准上游李如林等新旧二村放一昼夜入沟,蓄灌沟旁高田,其余九日夜昼归马料河直流,遇放水日期,启闭闸枋,周而复始轮流分放。其涵硐,亦照前断,用石板二块,一块凿孔三寸,砌在半升口涵硐,一块凿孔二寸砌在捺四不琢涵硐,李如林等随时分放马料河水灌溉低田,总不得放过石椿以外,涵硐周围用油灰镶砌由官验明以免渗漏,又□哨箐水俟李如林等新旧二村灌足后,如有余水亦归马料河直流,又小白龙潭水势较低,新旧二村不能引灌高田,应听顺流河内,如涵硐上下河身淤塞,田下游李翠等□挖,水归马料河,分灌李翠等白水塘等三十六村田亩,李如林等不得争□,两造输服,除取具谷结附卷详销外,兹据呈请给示前来合行给示遵守,为此示仰各该村民及巡水排后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务须照断分放二比,不得紊规争竞,倘敢故违,再滋事端,定即提究不贷,各宜永远恪遵毋违,特示。

据上文《告示碑》记载可知,此案首先是新旧二村控诉白水塘村人霸水坑粮,主要是白水塘村人挖坏黄龙潭涵洞和沿山沟。在此案中,“着令两造拨给人夫,公仝修理照旧,仍令分放黄龙潭之水十分之一”。这里只是提到分放黄龙潭水十分之一,并未明确具体怎样分放,所以在道光二十年(1840年)的《马料河碑记》中明确规定了沿山沟凡水规定。即“断令将黄龙潭石埧折改为闸口,设立闸枋一道,潭水仍照原断一九分放,按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日为一轮。每逢甲日,准上游李如林等新旧二村放一昼夜入沟,蓄灌沟旁高田,其余九日夜昼归马料河直流,遇放水日期,启闭闸枋,周而复始轮流分放。”此次断令中具体规定了沿山沟分放黄龙潭水的日期,即上游新旧二村按天干时日为一轮,每逢甲日引黄龙潭水灌溉,其他九日之水归马料河。

2.汪洋沟、漾水沟的分水用水制度

据前文,汪洋沟主要灌溉马料河下游北岸之倪家营、张溪营、万朔村、大羊落堡等村。据道光十一年(1831年)《分水碑记》[29]载:

查马料河汪洋沟应得水分已照河沟宽窄,断给下五牌等村河宽六分半,倪家等四村沟宽三分半,镶砌石矶左右,分放灌溉,其分流处所因历年各村人民并不(捶挖),以致争控,前经本摄县捐廉代为(捶挖),每年一次,水势皆已畅流,兹据该民等禀请给示前来,合出示遵守。为此示仰倪家营、张溪营、万朔村、大羊落堡等村绅者军民人等遵照,嗣后每年至十二月半,应行修挖马料河汪洋沟分水处所,均先赴县具禀听候现任县主捐发养廉银五两、易钱七千文,遴泒干练老成头役督同,妥为疏浚,以免淤塞之患,永息争讼之端。

据上文记载可知,汪洋沟分马料河三分半水灌溉倪家营等村。文中规定倪家营、张溪营、万朔村、大羊落堡等四村于每年的十二月中修挖汪洋沟分水处,同时明确由县主捐发养廉银作为每年的修挖之费。

据《毋易成规》[30]载倪家营等村控塔蜜苴等村新开河道一案的判词:“将新河照旧填灭,按照沟河宽窄断给水分,南岸漾水沟宽三分半,正河宽六分半,于分水过中处所镶砌石矶,左右分放,沟底河底镶定底石,两边用石镶砌,日后上二排下五排俱不得私自偷挖、私自打埧。”可知漾水沟分马料河水三分半灌溉马料河南岸田亩。

注释:

[1][2](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金汁河图说》,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4年影印本,第12页。

[3][4]咸丰十一年(1861年)《永垂不朽碑》,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碑林博物馆。

[5](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银汁河图说》,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4年影印本,第16-17页。

[6][7](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银汁河图说》,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4年影印本,第17页。

[8](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海源河图说》,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4年影印本,第30-31页。

[9](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马料河图说》,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1974年影印本,第26-27页。

[10][11]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昆明市呈贡区委员会编:《呈贡历史建筑及碑刻选》,《呈贡文史资料》第十三辑,2013年11月。

[12]文献中并未提及五六排的情况,所以将五六排放在一起论述;同时河沙沟、枧槽沟、罗家沟等猪圈闸中闸所分沟渠灌溉五六二排,而老杨沟、渔村沟、木龙村沟位于其下游,当亦是灌溉五六二排。

[13]崇祯八年(1635年)《宝象河平水石底碑记》,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碑林博物馆。

[14](清)黄士杰:《云南省城六河图说》载:“又正河自杨柳沟流半里许,至小板桥街之广济桥,分为二河:一名官渡河,向西南流;一名旧门河,向西流。”

[15][20]同治四年(1865年)《告示碑》,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羊甫村普照寺。

[16]光绪五年(1879年)《告示碑》,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羊甫村普照寺。

[17]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告示碑》,现存于官渡区阿拉乡瓦村定风寺。

[18]嘉庆十六年(1811年)《田畴得润碑》,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阿拉乡瓦村定风寺。

[19]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告示碑记》,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碑林博物馆。

[21](清)李明垫续修、李蔚文等续纂:光绪《呈贡县志》卷八《续修水利》,朱若功原本,光绪十一年(1885年)增刻雍正本。

[22][23][24][25][26](清)李明垫续修、李蔚文等续纂:光绪《呈贡县志》卷八《续修水利》,朱若功原本,光绪十一年(1885年)增刻雍正本。

[27]道光十八年(1838年)《告示碑》,现存于昆明市官渡区阿拉乡阿拉村宝洪寺。

[28]道光二十年(1840年)《马料河碑记》,现存于昆明市呈贡区王家营乡麻莪村天子庙。

[29]道光十一年(1831年)《分水碑记》,现存于昆明市呈贡区倪家营村宝乐庵。

[30]同治五年(1866年)《毋易成规碑》,现存于昆明市呈贡区倪家营村宝乐庵。

〔作者单位:昆明市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