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人物春秋
神医妙手戴丽三及其传人名医严继林
[作者:张 俊发布时间:2019-07-29 17:35来源:昆明史志2019年第2期]

神医妙手戴丽三及其传人名医严继林


张 俊


著名中医学家戴丽三早年即有“神医妙手”的口碑,对他高超的医术,上世纪民间有传说:“生了病,如果实在找不到戴医生看,到他家门坎上坐坐,病也能减轻!”这传说未免夸张,然而,心理学认为,患者对医生的信任程度越高,服药后对其疗效也越容易增强其正面效应。当然,不可过分夸大心理作用。

戴医生何许人也?

戴丽三(19011968年)字曦,号余生,云南昆明人,出身昆明中医世家,其父戴显臣是清代云南名医,为戴氏医学流派的源头。戴显臣祖籍南京,他从南京来到昆明后,看到边疆地区百姓生活贫困,缺医少药,便发下宏愿:悬壶济世,为黎民百姓解除病痛。戴氏是位自学成才的中医,是靠处处留心学习观察而成功的。他早年出身药工,但天资聪明,酷爱岐黄之术,发奋学医,遇到书中的疑难问题常向当时高明的医家请教,同时十分注重疗效的考察。他配方时,有意识地向患者及家属询问病情及服药后的效果及反应,从中了解医生处方的得失及各种药物在应用中的实效。戴显臣渐渐积累的经验多了,开始在正义路孝子坊巷三号独立开方治病,逐渐治好了一些重症顽症,增强了信心,并赢得了名气,成为清末民初云南中医界的一代宗师。由于戴显臣医术、医德名闻春城,所以戴显臣去世时,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许多接触过他的人都自发地尾随灵枢为他送行。

戴显臣之子戴丽三,为戴氏医学流派的第二代传人。继承家学后,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后成为了云南省闻名全国的一代医者,为云南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

戴丽三生于1901年,因受其父熏陶,自幼就爱上了中医事业。幼年读私塾4年后进入省立中学,毕业后随父学医,奋发4年,悟性良好的他认真研读中医经典,在父亲的精心指导下,医术进展很快,逐渐继承了家学。据戴丽三先生之子戴天载教授说:“父亲习医之刻苦,到了头悬梁、锥刺股的地步,我常听母亲说起,那时父亲总是医学典籍不离手,夜晚睡觉时枕边放块边缘坚硬的木头,熟睡中被木头弄醒,翻身起床继续攻读,可谓勤求古训,博采众长。”

1919年,年仅19岁的戴丽三已具备了一定的医学理论和临床经验,可以独挡一面,开始独闯杏林、悬壶济世,其后一直走过了四十九年漫长的行医生涯。

神医妙手药到病除

戴丽三毕生善于认真总结临床经验,诊病之余刻苦攻读研究《素问》《灵枢》《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中医四大经典和历代各家学说。中医学强调继承优秀传统,然而能否成为杏林高手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看其能否成功地创新,即善于运用经典而又不照搬经典,甚至突破经典的戒律,而取得治疗疑难杂症的良效。戴丽三医师重视医学理论的学习和研究,但不唯书、不唯理论是从,而善于将理论与具体的临床实践有机结合。师古而不泥古,他推崇《伤寒论》又能博采众家之长,兼收并蓄。他特别善于运用张仲景的辨证施治理论指导医疗实践诊治疾病,他不仅制方严谨,理、法、方、药一线贯通,而且能针对不同病情创造性地对古方加减化裁,因而常常取得奇效。由于戴氏所创验方,便于学习和临床应用,所以我省中医后学争相传抄,均以先睹为快,用于临床,每获良效。

戴丽三擅长内科、妇科、儿科及疑难杂症,多年来因对诸多疑难病症治愈率极高,且疗效快捷而在云南声誉远播。据《戴丽三医疗经验选》载:上世纪50年代,有一姓周的女孩左膝关节肿痛僵冷,不能站立,面色晄白,终日嗜睡,开刀之处涔涔流下清稀黑水。经某大医院西医诊断为“膝关节结核”,前后开刀5次,病情如故,医院认为必须作截肢手术。家长无法接受这一治疗方案,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试试中医是否有办法。慕名来找戴丽三医师诊治。戴医师详询病史,得知患儿因玩雪致病,乃寒邪侵入经脉,治不得法,日久郁而不解,而寒阻经脉。诊断为“鹤膝风”(中医病名),乃用通阳化滞和血之法,用加味“阳和汤”治疗。仅服了几付药后,病孩肿痛便明显减轻,已能下床行走。患者全家十分高兴,继续找戴医师医治,坚持治疗一段时间后,此病竟彻底痊愈了。对此奇迹,令当初下诊断需作截肢治疗的医师也为之称奇。类似的许多疑难重症,在戴医师手下总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另一杨姓患者在抗日战争期间,脚踝外伤后感染化脓,医治数月不愈,还出现膝盖以下知觉丧失……。医院称此病若不作截肢手术,将危及生命。该患者经戴医师精心治疗后,奇迹出现了,杨某不仅保住了命,也保住了脚。从此杨家老小凡是生病,什么医院都不去,专找戴医生。

医德高尚治病一视同仁

戴丽三医师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医德高尚。他自从挂牌行医之日就继承父辈的医德医风,待病人如亲人,贫富一视同仁,在他眼中不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普通百姓,来的都是客,诊病都一样。这种医风直至他成为名医,成为政府官员(卫生厅副厅长)之后都始终未变。大家都明白医生靠“脉理费”过活,可是戴医师开医馆之际,诊桌上开一条缝,犹如寺院里的“功德箱”,并不规定诊费标准,全凭病家“随喜功德”。若遇上贫苦之人,患者只需明言告知,戴氏不仅免费诊治,还赠送药物,对远道而来的穷人,甚至还赠予回家的盘缠。这种义举,常让患者感激涕零。

戴丽三神奇的医术再加高尚的医德,博得广大患者的信赖,也导致了他整天忙得难以招架。每天一开门但见患者已排着长队,诊所内外门庭若市,戴医师不忍心把求诊者拒之门外,特别是对远道而来的患者,他不顾疲劳,常常延长诊病时间,有时至傍晚还无法关门。

据戴丽三的外孙女严元医师说:“我常听妈妈(戴若碧)说,那时诊所就在家中,又不分急诊和门诊,几乎从早到晚都有人来看病,家人担心外公的身体,有时看他实在太累了就谎称他出诊去了,被外公知道后常常大发雷霆,他深怕耽误了病人的病情,这一点我们真是自愧不如,因为现代人都强调私人时间不能打扰,而外公则是把整个身心都由衷地交给了患者的人。”

戴丽三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获得众多患者好评。昆明师范学院邓孝慈教授曾赠诗云:“韶华易老渐颓唐,瘦骨嶙峋益自伤,景圣徒留金匮籍,时贤鲜辨玉函缃,慕君国手传三代,惠我遐龄主一方。疾愈复来招饮使,挥毫表示未佳章。”

戴丽三热心公益事业,在各种慈善活动中都积极捐献。他在复兴村曾有两幢别墅,后来被人民政府征用作军区辖地,议定用翠湖32号的房子替换。戴丽三不肯收下,愿把房子无偿捐给军区。相持不下,政府最后决定折成现金对戴家进行补偿,当时戴丽三又把它捐出,用那笔钱购买了一架飞机和多套棉衣等物支援抗美援朝。

遭遇绑票大难不死

名声远播的戴丽三,常有名人雅士,商贾贵族来家中看病,抗战时期著名画家徐悲鸿及西南联大的闻一多等人因看病与戴氏成为好友,曾以书画、刻章相赠。

“树大招风”,戴丽三因其高知名度,抗战期间险些为此丧命。一天傍晚,一位熟人请他到珠玑街出诊,戴丽三听说是急病,晚饭都没顾上吃,立即出发,却彻夜未归。第二天焦急的家人收到一封信及他随身的手电筒,来信向家属索要重金赎人,家人才知道他被绑架了。名医遭绑架的消息传出,全省的报纸纷纷刊登,戴丽三绑架案成为了当时云南十大要案悬案之一。那些曾经被戴氏救治过的朋友们络绎不绝来到戴家,大家出谋划策,鼎力相助。

几天后正在大家焦急万分时,戴丽三突然走进了家门,居然毫发无损,护送他平安归来的是几位军人。何以这场惊动全省的绑架案,成了有惊无险?原来那些绑架者做贼心虚,只敢昼伏夜行,第二天夜间鬼鬼祟祟行至大普吉附近,受到驻扎在当地军营的哨兵盘问,机灵的戴丽三趁势挣脱匪手跑入营中。军营恰好有请他治过病的人,认出了鼎鼎大名的戴医生,立即将他安全地护送回家,只是绑架者到底是什么人则不了了之。

担纲重任促进云南医学发展

民国时期,曾任昆明市市长的裴存藩常请戴丽三看病,此外各界知名人士也常是戴家的坐上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戴丽三更受到了党和国家的重视。来请戴丽三看病的患者中,除了普通老百姓外,还有宋庆龄、秦基伟等中央首长,包括前苏联、东欧国家的专家等中外著名人士,例如越南前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也专程请戴丽三看病。还有云南省省长刘明辉、省委副书记孙雨亭等知名人士都当过他的求诊者,有的还是诊所的常客。

在我省人民群众中享有较高声誉的戴丽三,1950年,以云南名医身份应邀到北京出席第一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获知国家机关急需医务人员,返昆后他便毅然放弃有丰厚收入的私人诊所,应聘到云南省卫生厅总门诊部担任主任。1955年起戴丽三任省卫生厅副厅长、全国血防科研委员会委员、九三学社昆明分社委员。担任行政工作后,他团结全省中医界同仁,并推荐德才兼备者参加政府的卫生工作。据戴天载主任医师说:“父亲是地地道道的昆明人,总是挂着为云南的发展做点贡献。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淞沪要塞将军邵柏昌就曾联系,请父亲到香港开设诊所。父亲还多次收到邀请到上海等地的函,但他都婉言拒绝了,父亲总记得为国为民、为云南发展做贡献的梦想,这也是他后来放弃诊所投身政府工作的重要原因。后来父亲入九三学社,也是为了更好地团结各界党外人士及无党派人士参与政府工作及学术研究。”

在出任云南省中医师协会领导职务期间,因找场地不便,他还定期在自己家中开展学术经验交流会。可以说无论是人才培养还是学术研究,戴丽三都为云南中医药学术的百花齐放、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这使得云南中医药学术开始在全国位居前列。由于这些成就戴丽三连续被选为省一、二、三届人大代表,省政协一、二、三届委员。

戴丽三的二女婿严继林教授说:“记得家里开学术交流会,大堂木门都要拆下来才有足够的空间让客人坐下。戴老的威望在业内是有目共睹的。1962年我们作为省中医学院第一批毕业生毕业,毕业典礼上,有老师、有省内的领导以及业界的专家,戴老晚到,当他从后门进入大厅时,像是有人无声地喊了声起立一样,全体纷纷起立,欢迎戴老,当时他已经是周总理亲自任命(由国务院总理签署任命书)的云南省卫生厅副厅长。他向每一个人点头微笑,没有什么领导架子,甚是和蔼。”

戴丽三在政府任职期间仍然继续从事中医理论研究与临床实践。他仍坚持坐诊,此外还抽时间到中医进修班、中医进修学校、中医学校、中医学院进修班、师资班、研究生班讲课,戴丽三从来不排斥新的思想,推崇中西医结合,任职期间他推进了西学中、中学西等学术交流。

丰硕的学术成果

戴氏医学流派是在云南中医界近百年的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的,它继承了中医四大经典和历代名家著述,博采众长,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自成一派。戴氏医学流派的源头从清末名医戴显臣开始,在戴丽三身上得以成形、发扬、光大,它以戴丽三为核心,并通过其传人逐渐形成,它丰富了云南中医学宝库。

戴丽三是戴氏医学的第二代传人,戴丽三行医49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但由于他诊务繁冗,求诊者长年不断,而应接不暇,一直没有时间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所以云南人民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戴丽三医疗经验选》,仅总结了他的部分临床经验和学术成果,但仍体现了其学术特点,具有重大的学术价值。戴丽三先生除继承其父戴显臣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外,并较全面地体现了中医四大经学说和历代名家著述精华,且能推陈出新。他持论客观,有继承有发展。戴丽三能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中医理论,经方时方并用,善于化裁变通。医案部分包括内、妇、儿、外科医案114例,其中疑难重症14例。医案及按语如实地记录了患者之病情经过和原委,体现了祖国医学的整体观及审证求因、辨证施治的精神。

他在1950年写成的《中医学辩证原理》,书中融医理哲理为一体,展示了研究仲景之学的精深心得。戴氏主张辩证要善于剖析疾病本质,认为“气化是运动的原理,阴阳是对立的形势,寒热是万病的本质,表里虚实是联系的规律。施治时应把握两法:一日开门法,通过开太阳之气,达到“表气通,里气和”之效。曾自拟姜桂苓半汤,桂枝独寄汤等。现市面最常用的感冒疏风丸(片),即是由戴氏献方所制。第二法曰转阴性,对一些慢性病,疑难病有意识地先用温阳之剂使其阳热外显,再以凉润之剂清解之,能产生转危为安之效。

戴丽三的许多有独到见解和创制的经方、部分验方,已由他的门徒收编入云南中医学院1972年印行的《中医常用方药手册》。他发表的著作还有:《中医学辨证原理》《阴阳互引之研究》《伤寒论的科学性》《诊断篇》等。

戴丽三先生担任行政工作十余年来,除了白天要处理千头万绪的公务,晚上回到家,还常常要面对坐满家中的慕名而来的患者。家里人看到他疲惫不堪的样子,常劝他该歇歇了,可是他不忍心把求诊者拒之门外,总是说:“一个人得了病很痛苦,我是一名医生,人家信任我,找上门来,我怎么能拒绝呢?”有时当天有公文等待处理,他只有看完等候的病人后,连夜赶写。他经常超负荷地工作,为呵护别人的健康,救治了无数患者,自己却积劳成疾,仅享年68岁便去世了。

戴丽三在中国历史上的非常时期逝世,当时他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直到1975126,云南省卫生厅组织为戴丽三先生补开隆重的追悼会,那些曾经认识戴丽三、请戴丽三看过病、受教于他的人们才有机会络绎前来哀悼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医者。

作为一代名医的戴丽三先生,不仅给无数患者带来了健康与长寿,还留下了可传之后世的宝贵的医学理论和经验。他毕生为发展云南中医事业,为把传统中医现代化,为培养中医人才,竭尽了全力,为云南培养了大批中医人才。

第三代传人名医严继林

戴氏医学的第三代传人主要有大女儿戴慧芬,二女儿戴若碧和女婿严继林,三儿子戴天载,侄子戴天浩等人。他们既继承了家学,又受过系统医学院校之教育,多年来他们一直工作在临床兼教学第一线,具有较高的中医理论水平和较丰富的临床经验,是当时业内的著名医师。

戴慧芬教授曾任云南中医学院院长,云南中医学会副会长,首届全国继承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中国中医药年鉴编委会委员等职。戴慧芬从事中医临床教学五十余年,桃李满天下。她著述甚丰,曾发表医学论著数十篇,主编的《戴丽三医疗经验选》获1985年度云南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省卫生厅医药卫生二等奖。戴慧芬为戴氏医学的传承和云南中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她擅长中医内、妇、儿科,疗效卓著。她善调营卫,对桂枝汤的临床应用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对痹证、高血压的辨证施治独具卓见。

戴若碧副主任医师是戴丽三的二女儿,1962年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她与严继林是同班同学。1963年被选派随其父戴丽三学习中医,之后又随戴慧芬学医,出师后,先后在云南中医学院、楚雄卫生学校和云南中医学院直属医院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她继承了戴丽三先生的医学经验,善于治疗内、妇、儿科疾病和各种疑难杂症,疗效显著。参与整理《戴丽三医疗经验选》。

严继林教授是戴丽三的二女婿,1962年,严继林毕业于云南中医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该院金匮教研室主任,金匮学科学术带头人,楚雄州卫生学校中医科负责人。他是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第二届全国中医诊断专业委员会委员,被评为云南中医药大学(原“云南中医学院”)终身教授。他擅长治疗内、妇、儿科及各种疑难杂症,疗效显著。曾被卫生厅选派跟师云南省名中医吕重安学习3年,同时继承了著名中医学家戴丽三的家传经验,为全国首批获准出师的国家级名中医戴慧芬的学术继承人,云南省首批名中医。他参与整理《戴丽三医疗经验选》。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其个人传略辑入《中国当代中医名人志》《云南专家学者辞典》《当代中医药新秀大全》《中国名医列传》《中国当代医药界名人录》等。曾被评为学院先进工作者,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昆明日报》和《春城晚报》曾对其事迹作过报道介绍。

笔者曾在云南中医学院学习,毕业前有幸跟随戴若碧老师实习,深切地体会到戴氏医学流派的博大精深。戴老师不愧出自名门,医术高超,临床经验十分丰富。我曾治过一例风疹兼呕吐频繁的患者。在此之前,诸医皆把此患者诊为风热证,而用寒涼祛风之剂,医治多年无法控制,病症日益加重。我认为该患者乃脾胃虚寒,用温胃散寒兼祛风之剂,几剂药后病情缓解,患者十分高兴,盛赞我的医术高超。我心里明白,自己“这两刷子”,是向老师学来的,但是没学到家。这位患者是熟人,于是我带她找戴老师诊治,戴老师开方前我把自己此前所开方子呈上,请她指教。戴老师认为,我辨为寒证是对的,用的温热药大方向没错,但用药太杂。她略加思索,开了个“吴茱萸汤”(原方4味药)加味,仅7味药。患者服后,效果比服我的方子更加明显。我认真对照两方,真是受益匪浅,我的方中也包含了这7味药,但是共开了16味。从中我学到用药应紧扣主症,药用杂了,药物之间易互相牵制,反而降低疗效。

之后我曾业余行医数年,治愈了不少同事、亲友,并获单位领导允准,用我的方子可以在全市配药报销。后因医疗改革,我没成为专业医师,放弃了行医,失去了继续学习、应用戴派医学造福患者的机会,令我遗憾终身。

笔者在云南中医学院求学时,严继林教授主讲中医内科学,他不仅学识渊博,而且精通授课艺术,他的讲授深入浅出,风趣生动,让人易学易记,深受学生欢迎。他常常妙语联珠,在讲授深奥的医理中,不时插入一些医林趣闻、民间谚语。例如,讲感冒的辨证施治时,说到患者吃清淡饮食的必要性,他说:“有些人嘴馋,感冒了,照样大鸡大肉往肚子里干,却不知它的严重性,民间说‘感冒吃着鸡,当作痨病医’”。我们的学业即将话结束时,他发现有的同学掌握了一些理论知识后,已能医治一些小病小痛,有些“翘尾巴”,就立即给我们“泼冷水”降温,他说:你们现在还需要脚踏实地地多学些东西,别以为当医生就那么简单!“有些人学医三年,以为天下无难治之病”,“待行医三年,又以为天下无可治之方”。有的话常引得同学们开怀大笑,在笑声中,听课的疲乏立即消除了,这些内容不费吹灰之力就记住了。事隔30多年,我对严老师的某些话,当时虽然笔记没有记全,但是至今记忆犹新,因为它被自然地刻在了脑中。

他的讲授内容不仅紧扣教材讲医学理论,而且还结合临床实践对戴丽三先生的部分学术精华,作了精彩的介绍、发挥,不愧为戴派医学的优秀传人。例如他介绍:“开太阳气机之门”、“转阳法”等独特诊疗方法,让学生深受启迪,对临床运用很有价值。

他曾多次应一些单位邀请作中医专题讲座。例如,20159月,他应云南民族医药学院“国医讲坛”邀请,作“我的学医历程和戴丽三学术思想简介”专题讲座,结合大量临床实践经验,介绍了辩证思维、气化学说和顾护脾胃的中医诊疗方法。他重点阐述了戴丽三融哲理医理为一体的临床实践法,认为“气化是运动的动力,阴阳是对立统一的形势,寒热是万病的本质,表里虚实是联系的规律。”强调临床施治的两个核心:一为“开门法”,即开太阳气机之门,二是“转阳法”,是防止病势由阳转阴的治法。讲座现场掌声阵阵,气氛热烈。严教授的讲授当时即受到主持人该院基础学院副院长的高度评价。

严继林教授受其岳父戴先生的学术思想影响,曾在课堂上明确地对我们讲授:“对某些慢性病、疑难病,有时难辨寒热时,可以有意识地先用温阳之剂使其阳热外显,再以凉润之剂清解之,常能起转危为安之效。”又说:“临证之际,寒热难辨时,宁可失之温热,易于转手,不可失之寒涼,损其阳气,救治殊难。”戴氏医学认为:“寒热是万病的本质”。这是戴氏医学临证施治时的两大“法宝”之二——“转阳法”。前面说到,我曾治一风疹患者,众多医师皆用清热、凉血、祛风之剂,而自己敢于斗胆反其道而行,取得较好疗效,就是得力于戴氏医学。我从治疗这一病例中深深体会到戴氏医学指导临床实践一用就灵,具有较高的科学性。

严继林教授退休后曾在严继林诊所、云南省中医院云南名医馆、丽三国医馆等多处馆所诊病。严先生不管在哪里诊病,诊室内外总是挤满了人。诊室内挤,是因为追随他学医的医生多,室内至少要摆两张以上桌子;诊室外挤,是因为求医者多,不管他走到哪里患者总是闻风而至,找他看病,提前四五天预约还经常挂不上号。

严先生的求医者多年来为什么如此之多,笔者认为也许有这几个因素。

首先是他精通中医理论,并善于灵活运用,所以医术很高。他较全面地继承了戴派医学理法方药的精华,辨证准确,用药精当,效若桴鼓(意为击鼓,一击即有响声),堪称医学妙手。他处方时果断、大胆,有时敢于把某味药的剂量用得超过常规,所以常常取得超过预想的疗效。遇上有人夸他医术高,他有时会说:“对某些药物、药方的疗效我之所以拿得准,因为病人是我的老师,有些经验我是从病人口中直接得来的。”这些话并非故作谦虚,而是肺腑之言。孔子为何能成为“万世师表”,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善于向一切有点滴之长的人学习,他曾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第二个原因是他有仁爱之心,所以“爱病人”。

严继林教授还继承了戴丽三先生的高尚医德。当医生的总希望自己受患者欢迎,可是一旦成为名医,就太苦了。严教授不管在哪里诊病,总是不能按时下班,显然他有一颗菩萨心,甘愿“自讨苦吃”!

他常说:“病人是我们的亲人,也是恩人,是医生的衣食父母,所以我们要爱病人。”他诊病时,每天都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求医者,有的来自省外,甚至国外;有的还属急症、重症。对那些对他满怀希望,病情又不能拖延的患者,为了救患者于危难之中,他总是不忍拒之门外,所以超额加号看病成了经常事。然而,不管诊病多忙多累,严先生慈祥的面孔总是不变,一丝不苟地望、闻、问、切,和颜悦色地询问病情,让人如沐春风。能找到医术如此高超,态度又如此和蔼可亲的医生,患者怎能不跟踪他,争着找他看病呢?

严先生是我的老师,从他身上我学到了许多治学敬业、处世做人的优秀品质,然而,他也有一个让我不满意的优点(应该说是美德)。近百年来,中医学在社会上曾不止一次受到某些人的攻击、贬低或误解。严先生在许多公开的讲座或不公开的场合,都为捍卫祖国医学的地位大讲特讲中医药治病的优越性,也爱讲戴氏医学的特色,可是,联系到他自身,他又十分保密。作为一代名医,他治癒了诸多疑难病症,赢得了许多患者的信任,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可是有关自己的这些成功病例,他却一贯守口如瓶。我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仗着自己是他的学生的特殊身份,曾几次试探,希望他无意中泄密,可是都没有成功。也许在他心目中,一个喜欢张扬自己疗效的医生,就像一个胡乱吹嘘自己商品的商人在打广告,这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笔者对严教授的医术之神妙有切身的感受。近年我患骨质疏松症,颈部、背部、腰部、协肋,几乎全身无处不痛,严重之际穿衣起卧都十分艰难,翻身转侧,如被刀砍斧劈一般剧痛。平时我的小病小痛,都能自己拟方配药解决,可是遇上这顽症,使尽浑身解数,中药、西药内服、外治全都用上,仍不缓解,只得登门找恩师严先生求治。严先生弄清病情后,安慰我不要紧张,略加思索即开出了以戴老的经验方“独活寄生汤”化裁的方子,我连服五六剂,疼痛立即缓解。

戴慧芬院长和严继林教授、戴天载教授等戴氏医学第三代传人,不仅治愈了众多疑难杂症,解除了众多患者的病痛,而且培养了一大批中医人材。我们欣慰的看到戴氏医学后继有人,戴氏第四代传世弟子是孙女戴文姬、孙子戴康明、外孙李骏、孙女戴薇、外孙女严园、外孙女婿胡亚光等人。严园主治医师是严继林和戴若碧的女儿,胡亚光主治医师是其夫婿,两人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同时跟随父母诊病多年,具有较丰富的临床经验。

戴氏医学的第四代传人不同程度地继承了家学,又受过系统的高等医学院校的教育,都是主治医师,具有较高的中医理论水平并积累了较多的临床经验。他们年富力强,正在中医理论和临床上奋发探索,正在继承戴氏医学的道路上茁壮成长,正在不断赢得日益增多的患者的信任。

以戴丽三先生为代表的戴氏医学流派经代代相传,丰富了,并正在不断丰富着云南中医药学的宝库。

参考文献:

1.云南百科全书编委会编《云南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9月第1版。

2.《昆明市志·人物》(第十分册),人民出版社200312月第1版。

3.《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06年以来若干期。

4.钟宽洪:《杏林中的参天大树——云南名医戴丽三》,《盘龙江文化》2007年。

5.《滇中名医家族传奇(戴派)》,云南圣爱中医馆资料。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