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人物春秋
吴佩衡对中医事业的三大贡献
[作者:张 俊发布时间:2018-05-24 10:29来源:昆明史志]

吴佩衡对中医事业的三大贡献

张 俊

吴佩衡先生不但是云南的名医,而且在云南中医发展史上,是一位值得大书一笔的人物,甚至在现代中医史上都是一位有贡献的人物。

何以如此说?因为他做成了三件大事。首先他经过刻苦努力在众多医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位公认的名医;其次他在中医学的存亡受到威胁之际,挺身而出,代表云南中医界与全国同仁一道去抵制、抗争并取得了胜利,而且他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另外为在云南广泛培养中医人材,他联合了昆明市一批著名中医师,克服了重重困难,兴办了云南第一所中医学校。

从农家子弟到医术独树一帜

吴佩衡(1888~1971年)先生,名钟权,1886年5月11日诞生于四川省会理县一户农家。父亲吴兆瑞是秀才,务农兼授私塾,吴佩衡自幼随父读书。1904年,18岁时到会理县城,拜当地名医彭恩溥为师,从林春堂药铺步入医药界。他跟师4年,勤奋好学,得其师真传,出师后吴佩衡开始操济世活人之业,独闯医林。

行医初期,每遇疑难杂症,初出茅庐的吴佩衡常感棘手。此时他便忆起母亲当年仅因患伤风感冒的小病,由于无高明医生而贻误病情,导致过早病故的悲剧,悟出医道无止境,须勤求古训,博采众长,才不致误人性命。于是他认真研读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等中医经典,常致废寝忘食。几年后吴佩衡成为会理城中小有名气的年青医师。

1921年,为拓宽眼界他只身来到云南省城昆明开业行医。数年后,就诊患者日增,吴佩衡名声日噪,被誉为“妙手回春”、药到病除的名医。他“拯救了不少命在旦夕的垂危患者,例如当时昆明市市长曾恕怀的独子,省立昆华医院院长、著名西医专家秦光弘的独子,都患伤寒病,病势危笃,奄奄一息,经中西医治疗均未获效,已宣告无救,继后经吴诊治,照仲景法,采用大剂四逆、白通诸方,一举而险愈。”(吴生元、吴元坤:《云南近代名医吴佩衡事略》。)

为何吴医师能使一些他人无法救治的危重病人起死回生呢?首先得力于他在理论上吃透中医经典著作,得其精髓。另外他善于总结经验。在昆明行医多年他发现昆明部分医师,有较大偏差,他们片面认为昆明风高物燥,凡病皆多温燥,因而处方用药,动辙就用生地、石膏等寒性药物。

先生治病不拘泥古人,不盲从时尚,他敢于根据病情需要运用某些医师不敢随便使用的附子、干姜等猛烈的热性药,所以疗效卓著迅猛,而获起死回生之效。因吴先生善用附子妙手回春,而获“吴附子”之称。这名称似乎有些不敬,其实正说明吴先生是位有特色的专家,吴先生还留下了一些有独到见解的论著。中医界人士认为吴佩衡开创了云南经方学理,形成别具一格的吴氏学术流派。

先生不仅医术精湛,且医德高尚。凡求医者,不论贵贱,无不精心诊治,对贫穷者,除免费义诊外还经常赠送药物。有时对疑难重症还亲临病家指导督促用药。有的患者无煎煮附子经验,他不仅耐心指导,甚至还亲自为其尝试是否煎透(未煮透有剧毒)。他的医德医风常令患者热泪盈眶。

吴佩衡与“废止中医案”

吴佩衡先生成为名医后,还做了件有益于全国人民的大事!

中医中药该废止吗?这样的问题似乎是不该提起的,可是,竟有人掀起了一场狂澜。

近年来不时在报刊可见关于中医的生存和发展的讨论,而且这种讨论不限于医学界内部,而是和现代与传统、科学与非科学等话题纠缠在一起。甚至否定中医,鼓吹以西医取代中医的言论也不时出现,较有代表性的是2006年中南大学张功耀教授在《医学与哲学》发表的《告别中医中药》一文,文章指责“中医中药是伪科学”。

此文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起了一场剧烈的争论,许多专家学者群起捍卫中医的地位。许多专家指出:中医中药是我们祖先长期以来同疾病作斗争的智慧结晶,它具有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它千百年来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的卓越贡献是不可低估、不容否认的!它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一颗璀灿明珠。对这样的国宝,本来是保护还惟恐不周,岂能随意废除?近些年中医中药的影响力还逐渐跨越了国界,日益获得国际好评,1998年美国世界名人书局出版的《世界名中医·中国卷》对中医的医疗作用评价很高,认为中医必不可少,书中说:“世界上有大量的疑难症患者,西医治疗不好,需要中医。”

然而,奇怪的是国内总有少数专家偏偏不这么看。

纵观历史取消中医中药的论调并不新鲜,其由来已久。早在民国时期这个问题就曾引起过医学界一番大较量。掀起过一场大风波。

1929年(民国十八年)2月,在国民政府卫生部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上,通过了余岩、诸民谊等人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提案宣称:“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新医事业一日不能向上,卫生行政一日不能进展。”明文规定三不准:不准中医办医院,不准中医办学校,不准中医登广告。还规定:老中医要进行登记,才得继读行医;行医不到20年者要接受培训合格才得继续开业。照此下去中医将被逐步消灭,这便是轰动一时的“废止中医案”。

议案公布后,立即遭到中医界的强烈反抗。中医界之抗议举动,得到上海各大报馆的舆论支持。从3月初开始,中医界发表了《告全国中医同志书》,并在上海《新闻报》《申报》上发表召开全国医药团体大会之通告、通电。上海的商联会及国货会之通电,对卫生部及中央卫生会议猛烈抨击,促其收回成命。天津、杭州、苏州、南京、昆明等地中医界纷纷发表通电,支持上海中医界抗争举动,派人参加全国医药团体大会,并致电卫生部,请求取消决议案。

在这次抗争中云南的吴佩衡先生发挥了很大作用。

1929年吴佩衡任昆明市中医师公会执行委员,获悉废止中医案后,急公好义的吴佩衡十分愤怒,拍案而起,他立即与该会会长王云泉商议,召开了在昆明的部分中医集会。会上吴佩衡等医师义正词严谴责卫生部的决定,认为该决定是置人民的健康于不顾,灭绝中医。会议起草了响应上海中医协会的电文,又向南京国民政府、云南省政府发出了申诉书,之后又议定日子,通知昆明的全部中医师和各州县派中医代表到昆明开会。3月初云南中医药界代表大会在昆召开,出席者除全省的中医代表外,还邀请了中药业的老板,与者会一致支持上海的抗争活动。

3月17日,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会上作了成立中医药全国团体总联合会和定3月17日为国医节的两个提案,拖延了几个月后中医界的提案被卫生部否决了。

为抵制废止中医案的实施,上海全国神州中医学会总会再次发出召开全国中医药团体代表大会的通知,邀请云南派代表参加。云南中医药界一致推选吴佩衡为代表出席上海的会议。

1929年深秋,为了挽救中医药事业的命运,吴先生告别妻室儿女,只身一人冒着严寒踏上艰辛的旅途。当时云南人出省十分麻烦,得先经滇越铁路出国,从越南乘船转道香港再到上海。肩负着云南中医药界和云南广大民众重托的吴佩衡,一路上思前想后,应该如何抗争,如何驳斥,如何不负众望,在颠菠的海轮上竟弄得彻夜失眠。

吴佩衡一到上海就拜会老一辈名医和与会代表交换意见,商量对策,到正式开会时他几乎已胸有成竹了。

当年12月,声势浩大的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在上海如期召开。出席者有17个行省和南洋、菲律宾等国的223个团体、457位代表。会上将废止中医上升到“摧残国粹学术”的高度加以批判。针对余岩在提案中指责中医“反动”之语,中医界声称中医完全合乎三民主义,是“极端之极端的民生主义”,并喊出了“打倒余汪提案,就是打倒帝国主义”等口号,公开宣告提倡中医中药之目的是:“促进健康,强种强国,维护民权;职业自由,扫除障碍,张吾民权;发挥天产,推销中药,富裕民生。”

历时5天的会议形成了三个主要议案:要求中医参加卫生行政部门,编纂中医药字典和中医教科书,争取社会舆论。为了将抗争进行到底,代表们组成赴京请愿团,向国民政府、行政院、卫生部、教育部等单位请愿,要求撤销废止中医提案。吴佩衡先生发言积极,观点鲜明,言辞犀利,被大家推选为请愿团的五位发言人之一。请愿代表经多次交涉,国民政府被迫撤销一切禁锢中医法令。

这是一次全国中医药界团结的大会,是一次为挽救中国医学遗产而斗争的大会,也是中医药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会议。这次抗争的胜利,云南代表吴佩衡起到了较大的作用。

1930年国民政府为缓和与中医界的矛盾,欲成立“中央国医馆”,这是一个半官、半民、半学术、半行政的特殊情况下的“四不像”组织。筹建时聘吴佩衡出任国医馆馆长,吴当时不愿做官,另外对官方的缓和有疑虑,便辞而不就,后官方又改聘他为名誉馆长,他再次谢绝了。果然不出吴先生所料,中央国医馆一成立,全国中医药团体总联合会就被解散了。

在中医发展史上,仅凭这件事,吴佩衡先生也是一位值得大书一笔的人物。

创办云南第一所中医药学校

吴佩衡先生值得中医发展史再书一笔的,是创办云南第一所中医药学校。

“我滇中医学校的设立,过去虽有不少前辈倡议,终以限于地址及财经的缺乏,无法实现。而社会进步,对新的卫生人材之需要,愈感迫切,此更非个人师传和自修所能解决的问题。并且欲求中医学术的统一,进而达到中医科学化,非由成立学校,循序以进,仍无以致其功。”(《云南私立中医药专科学校简史”》

办中医学校除有上述困难外,当时的国民政府歧视、排斥中医,又是一大阻力,然而办学又为发展中医药事业所必不可少。时任云南省中医师公会理事长的吴佩衡素有通过办学广泛培养中医人才的愿望。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畏险阻,以办学为已任。他联合了昆明市中医师公会理事长杨寅伯和吴銮波、张金坡等一批著名中医多次开会商议,为筹集资金,寻找校址,四处奔走。

终于经多方交涉,收回了药王庙(原太和街,今北京路北段)作为校址。办学经费来自昆明市工商界知名人士的慷慨解囊和上述发起人的赞助,急公好义的吴先生则将自己的诊金收入除留下基本生活费外,全数捐给了学校。

1948年秋这所私立云南中医药学校终于在紧锣密鼓中开学了,为鼓励广大有志于振兴中医的年轻人入学,实行学生免费入学。为保证教学质量,任课教师都聘请名医,吴校长在百忙中亲自编写教材,亲自授课,为办学竭尽全力。他和各位教师不计功利,不受津贴,为云南培养了140多名中医药人才。1952年学校改为公立,1953年改昆明市中医进修学校,1960年改为云南中医学院(地址在白塔路),吴佩衡任院长。

1971年4月25日,为中医药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在云南中医界有诸多建树、贡献的吴佩衡先生与世长辞。他留下的不仅仅是值得继承发展的宝贵的医术遗产,还有值得发扬光大的热心公益事业的高风亮节。

〔作者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