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人物春秋
春风化雨育英才 李根源先生和昆明私立五华中学
[作者:段之栋发布时间:2017-12-25 15:47来源:云南政协报]

民国元老李根源先生,是上世纪40年代后期我读初中时的学校——昆明私立五华中学校董事会的董事长,他的五公子李希泌是校长。印老经常到校参加重要庆典,发表演讲,并经常深入到教室听课,视察学生食堂、宿舍,与学生亲切交谈,了解情况,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

李根源(18791965),字印泉,又字养溪、雪生,别署高黎贡山人,生于腾冲九保镇(今属梁河县),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东京陆军士官学校,系同盟会员,回国后,任云南陆军讲武堂监督、总办,是陆军讲武堂的主要创办人之一。朱德考入讲武堂学习期间,他是朱德的恩师,多次保护了这位后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总司令的杰出学员。辛亥革命期间,李根源是昆明“重九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22年,李根源应黎元洪邀请北上,先后任航空督办、农商总长,官至兼署国务总理。他是民国时期云南籍人士担任过最高级别行政长官的人(尽管任职时间很短)。19377月抗战全面爆发后,他于次年8月回到昆明,期间历任军事委员会参议官、云南省政府顾问、云贵监察使、国民政府国策顾问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于19506月赴京出席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历任西南军政、行政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196576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

李根源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爱国的一生。在中国近代史上,无论是辛亥起义、护国战争、抗日战争、云南和平起义,他都有重大贡献,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历史人物。他既是文官,又是武将,可谓“出将入相”,且不贪财,不怕死,令人钦佩。另外,李根源不仅是政治家、军事家,也是著名的学者和诗人。著有《永昌府文征》《曲石文录》《曲石诗录》《雪生年表》等。

他的五公子李希泌(1918-2007),1942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历史系。毕业时,他婉拒了省主席龙云请他出任秘书的好意,毅然投身教育事业,决心以教育救国。他邀约了几位热心教育、志同道合的挚友如当时还是西南联大研究生的吴征镒等人,共同创办了私立五华中学并担任校长。他在担任校长期间(1942-1950),只尽义务,不领薪酬,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新中国成立后,他到北京工作,担任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的研究馆员,系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学者,著作颇丰。他和父亲李根源一起,铸造了私立五华中学的校魂和精神。

私立五华中学最初创办时因无校址,暂借圆通小学(今昆明市第一职业中专的一个校区)的校舍办学,19429月正式招生开学。几经辗转,于1946年秋搬迁至拓东路东段,状元楼外的“沐公祠”(系供奉沐英牌位的祠堂,今为昆十二中校办工厂“云南围棋厂”所在地)旧址继续办学。

我是19489月考入这所学校读初中的。进校后经常有机会在各种庆典上聆听李根源先生的演讲,获益匪浅。其实,早在进校前我就已经认识这位历史名人了。事情是这样的:19388月,李根源先生从西安飞返昆明,回到阔别了多年的故土,当时恰逢滇缅公路抢修通车,这项工程被多国专家和新闻媒体誉为世界公路修筑史上的奇迹。李先生了解到这项享誉世界的工程是滇西各民族的20万民工在滇籍总工程师段纬的设计和指挥下完成的,便向省主席龙云说他很想见见这位总工程师。经龙云引荐介绍,我父亲段纬见到了这位德高望重的风云人物。李先生比我父亲长10岁,所以父亲把他视为长者,对他十分尊敬,逢年过节都要登门拜望他,有时也带我去。记得位于翠湖边、温泉、复兴新村的李宅,我们都去过。李先生对我父亲十分器重和热情,每次都以礼相待,留我们在他家吃饭,与我父亲谈得十分投机,父亲称他为“印老”,我叫他“李老伯”。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李先生精神矍铄,两眼炯炯有神,声音宏亮,谈吐高雅,虽在省外工作、生活了20多年,却乡音无改,依然是一口浓重的腾冲腔。他的一把美髯迎风飘拂,经常一袭大褂,有时还外罩一件黑色马褂,走动时拄一根拐杖,颇有名士风度。我在少年时期就能有机会和这位名流贤达近距离地接触,所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正式考入“五华”后,因李校长坐镇学校,主持校务,与我们朝夕相处,所以天天都能见面。其父李董事长经常来校视察、作报告。有时是从腾冲专程赶来。一次他到学生宿舍看望同学,一眼就认出了我,他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继承父辈的事业。

五华中学创办于抗日战争的艰苦阶段,办学的初衷就是为国家培养有用的人才。建校伊始,以李根源父子为代表的校董会和校领导就提出了这所学校要继承发扬云南历史上声誉卓著的“五华”“经正”书院的传统和学风,以闻名全国的天津南开中学为办学的榜样(周恩来、温家宝两位总理就是该校的毕业生)。提出了“北有南开,南有五华”的奋斗目标,以“坚忍和爱”为校训。从19429月至19527月的10年间,该校累计招收了高、初中各10个班,毕业的学生上千名。

李根源先生来校的历次演说都热情奔放,富有说服力。他十分赞赏时任西南联大三常委之一的梅贻琦先生的一句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他说:西南联大是“草棚子”大学,没有大楼,却有“大师”,且大师云集,人才济济,所以才能在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然把学校办成蜚声海内外的一流大学。李董事长对此十分感慨,他还说五华中学也没有一幢大楼(当时校园内都是平房),我们要向“联大”学习,延聘一流的教师来教课。

在这种办学理念指导下,五华中学的教师多为西南联大的教师和毕业生,其中名师不少。如学校创办人之一的吴征镒(教生物,后来成为具有国际声誉的植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朱自清(教国文,著名作家、学者,时任西南联大教授)、潘光旦(教生物,著名社会学家,优生学家、民族学家,时任西南联大教务长、教授)、马约翰(教体育,中国近代体育的创始人之一,体育界名家)、钱穆(教历史,著名历史学家,时任西南联大教授)、姜亮夫(教国文,著名的敦煌学家、教育家、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教授)、王瑶(教国文,后来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家,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季镇淮(教国文,后来成为著名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朱德熙(教国文,后来成为著名语言学家,任清华、北大教授,北大副校长)、孙本旺(教数学,新中国成立后任国防科技大学副校长、教授)、王佐良(教英语,后来成为诗人、翻译家、英国文学研究专家,任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系主任、副院长)、林聆(教美术,新中国成立后成为著名的军旅画家)、汪篯(教历史,后来成为著名隋唐史专家,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李赋宁(教英语,后来成为著名英语教育家,任北京大学外语系教授)……等等。一所私立中学,聚集了如此众多的名师、专家来校任教,应该归功于李根源父子的远见卓识,这样的教师阵容,不仅在当时的公私立中学中是少有的,就是现在的名牌、重点中学也无法相比,望尘莫及。五华中学拥有这样一支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教学质量理所当然的一向居于昆明地区的前列,曾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的优秀人才。

当时在五华中学兼任国文教员的朱自清先生曾为这所学校撰写了校歌歌词,全文如下:“邈哉,五华经正流风余韵长,问谁承先启后,青年人当仁不让!还我大好河山,四千年古国重光,责在吾人肩上。千里英才荟萃一堂,春风化雨弦诵未央。坚忍和爱南方之强,五华万寿无疆!”这首歌词概括了五华中学的办学宗旨、方向、奋斗目标和校训,写得很有文采,且琅琅上口,经配曲后,不仅在当时的历届师生中广为传唱,直到今天,它在那些已届耄耋之年的五华校友中还记忆犹新。


(转自微信公众号“云南政协报”20171217日。)